淡水的老街,除了有名的阿給和酸梅湯之外,就是鐵蛋和魚酥了。

但整條街這樣逛下來,我發覺好吃跟好玩的東西還真不少,但又以吃的東西為大宗。

靠近渡船頭附近,有一家巨無霸冰淇淋店,從沒看過的高度令我心生好奇,拉了長毛湊了過去。

「妳想吃嗎?我只吃過幾次。」

「可是一個人吃的完嗎?」那個不知道是該用長還是高來形容的冰淇淋,還真是蠻恐怖的。

「買一隻吃看看就知道了。」長毛跟老闆買了一隻,持著那個超高火把走了回來。

「唉呀,快融化了啦!」

從來不知道吃冰淇淋可以這麼驚險刺激,這下我總算體會到了。長毛眼明嘴快,直接吃掉上頭已經往下塌陷的地方。我則在旁邊搖旗吶喊指揮他該怎麼做。

「喂!變成我在吃了啊?妳不是要?」對吼!我都忘記是我要吃的,把吃的工作全丟給他了。

「快!吃這邊。」

長毛的驚叫嚇的我立即咬掉那融化的部分。他突然沉默,任由冰淇淋在他手中氾濫成災,我慌的拍醒他,要趕緊學大禹一樣治水。

「醒醒!都融化了!」

推了推他,卻發覺我的動作使得冰淇淋洩洪的更快。之後那隻危險萬分的冰淇淋,就在驚叫聲中被解決。

瞪著在買碳烤臭豆腐的長毛,我想不通他剛剛在發什麼呆,就連冰淇淋融化滴到他的手了還不知道。

「你剛剛在神遊什麼?」

他把一隻臭豆腐遞給我,笑著問我,「我可以不要說嗎?但是如果妳想知道,我還是可以說的。」

這什麼鬼答案,要說就說吧,不說就拉倒了。

「我們剛剛吃同一隻冰淇淋耶。」

是啊,我們只買一隻,當然一起吃啊,你樂個什麼勁?等等!同一隻?我的天,那我剛剛跟長毛不就是……

長毛笑的一臉邪惡,開心的不得了。結果之後被我命令去玩BB槍,打靶打個東西給我。

我們現在的樣子跟以前好像,還是那種無憂無慮的時候。長毛眼底努力隱藏的疲憊與悲傷我沒有遺漏,只是已經走到這裡了,不能再回頭。

淡水老街上,有一間很奇特的店,裡面展示各種奇特的東西還有動物。店家在大門口擺的是馬陸,一種不知道該怎麼說的動物,有很多隻腳。

店內中央最引人注目的應該是黃金大蟒蛇,可供拍照及觸摸。然而,在這家店,我看見的不只是奇特東西和動物,還有擁有很多綽號的禹宸。

「唷,靜萱,妳也來淡水啊?」這傢伙眼尖,一下就發現我的蹤影。

「這位不是上次那個……」

啊,該死,忘記長毛也曾看過禹宸。我都還沒有開口,這兩個男生突然就開始很自動的自我介紹了起來,傻眼的看著他們交談的熱絡模樣,最後甚至握起手來了,真不知道該怎麼形容這種感覺。

禹宸滔滔不絕的說著他的事情,大有之後想要洩漏我之前的事情,只好一把把他拉到角落。

「笨蛋禹宸,你到底在幹嘛?」

他搔搔頭,咧開嘴,「我沒有幹麻啊,一不小心就聊開了。欸,靜萱,妳那個朋友,是不是對妳有意思?」

感覺自己倏地變的僵硬,禹宸跟長毛才第一次見面,呃,好吧,是第二次見面,他就看得出來長毛對我……?

「問這個幹嘛?那麼愛八卦?」

「才不是咧,我又不是狗仔隊。只是他看妳的眼神很溫柔,不過看我的眼神就很凶惡了,他一定是誤會了。」

又是眼神,那這樣說,我是瞎了眼或者是眼睛脫窗了,才沒發現長毛他喜歡我?想想或許也是吧,一個刻意忽略旁人感覺的人,不是瞎眼是什麼?

「好啦,靜萱,妳先回去他身邊吧,不然他等下撲過來我是會嚇死的。」

瞪了他一眼,我才走回長毛身邊。他正看著我,又是一副複雜的眼神,這種眼神我以前到現在看了很多次,只是一直不了解這究竟代表的是什麼意思,到了今天,我才終於了解。

「他一定是誤會了。」禹宸這句話在我腦海反覆撥放,用腳指頭想我也知道長毛誤會了。

我要解釋嗎?該解釋嗎?如果我解釋了,又意味著什麼?還能挽回什麼嗎?暗自嘆了一口氣,我選擇什麼都沒有發生,或許這樣,對我、對長毛都比較好吧。

舞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