繞了一圈又回來,長毛說要去找車兒子了。心裡有點訝異,已經要回去了嗎?戲已經到了該落幕的時候了嗎?

長毛在附近又騎了許久,這邊我完全不熟,他不是要回家了嗎?現在又要去哪裡?

我的疑問在一分鐘後有了答案,長毛又很隨便的亂停車,他說反正這裡人很少,條子沒那麼閒。

他拉著我往停車地方的十點鐘方向前進,那兒又是一條看不到底的木棧道。跟剛剛在八里的很相似,不,應該是一模一樣。二度沿著棧道漫步,我大概知道這裡是哪裡了。

我看見水筆仔在木棧道下生長,非常的努力的成長茁壯。這是我第一次看見這個早有耳聞的植物,這裡似乎離十三行博物館蠻近的。

「有看見嗎?它們在泥濘的土中努力生長著。」

微風吹撫,一排排的水筆仔被吹的東倒西歪,我彷彿聞到清新的味道,一種屬於大自然泥土的氣息。

「再往前走吧,前面有妳意想不到的東西。」

長毛一定很常到這裡吧,每條路他都很熟悉,像是自己家一樣的熟悉。一步步往前走,繞了一圈的木棧道後,我已經看見長毛要帶我去看的東西了,是我最喜歡的海洋。

「哇!這裡怎麼會看見海?」

我轉頭問著站在我身後的長毛,他只微笑不回答。這裡我完全不熟悉,對於這片突然出現在我眼前的海洋,讚嘆不已。

忘記前面是欄杆,我的上半身已經掛到欄杆外,想要望望底下已漲潮的景觀。

「小心點,妳差點就要翻過去了!」

長毛伸手把我撈回來,不然等會我掉下去,隨著漲潮的浪一起回歸大海。

「沒關係啦。反正你把我拉回來了。」

專注在眼前這片海洋,我沒有注意他的手依舊放在我腰際,還有他倏地轉為嚴肅的面容。

「靜萱。」

「嗯?怎了?」沒有回頭,我直接反問他。

「我一直沒有告訴妳……」

他嚴肅的語氣令我疑惑的轉過身,也終於注意到我腰際上的那一隻手。

「呃,怎樣?」低頭悄悄移開他的手,不然我會困窘到想要往下跳。

「我一直沒有告訴妳,我喜歡妳。」

這句話轟的我腦袋嗡嗡作響,他現在在說什麼?我聽錯了嗎?他說他喜歡我?長毛說他喜歡我?

「妳不相信我說的?」他的眼神、他的語氣都很認真,逼的我不得不相信。

「不,不是……」

就算我有預感他今天會對我講些事情,可是怎麼想,也想不到是這種事情。我現在該怎麼回答他?該怎麼講?怎麼做?

「妳不能接受我嗎?因為佩琪?」

怔怔的看著長毛,他講出我想要說的話了。佩琪那日的哭泣的臉龐又突然在我腦海放大、又放大,大到我無法忽略她。我無法忘記她那天的眼淚,是那樣灼燒著我,讓我不得不對長毛說出拒絕的話語。

「我無法忘記佩琪那天的眼淚,你們那天在安全門那邊的對話我都聽到了。或許我對愛情的見解還很低,可是如果我刻意忽略了她的淚水而跟你在一起,我想我不會快樂。」

說到最後,我已經淚流滿面,再也說不出話來。長毛的眼神跟我一樣無奈,他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就這樣一直沉默。

「謝謝妳告訴我妳的答案。我不後悔跟你表白,因為我把我的感覺告訴妳了。」許久,長毛打破沉默,說了這句讓我更加難過的話。道謝這個詞,什麼時候也會讓人有感傷的感覺了?

「我……對不起。」長毛看著我,臉上淨是溫柔的笑意,但眼底的悲傷,卻形成一種無法言喻的畫面。

「傻瓜,我說過了,我不喜歡聽到別人說對不起,而且,妳沒有做錯事情,不是嗎?」他摸摸我的頭,深深的嘆息。「我遲早會嘆氣過多而早亡吧?走吧,我們去逛淡水老街,狂吃東西撐死妳這小豬。」

我不得不展開笑顏,長毛已經放下身段了,我還怎麼做?「大胃王是你耶,才不是我呢。」

不滿這樣被他損,我指出事實。他笑了笑,他拉起我的手,回頭找車兒子去。

舞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