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長毛約定的那天,天氣很好,是個適合出遊的日子。他很難得沒說要上來喝茶,就只是在樓下等我。

在衣櫃裡拿出那件外套,這次應該可以還給他了吧,我想。

匆匆的下樓,就看見長毛倚靠在他的車兒子旁邊,而地上有很多煙屍。

「你……」我話都還沒講完,他就把手上那根依舊在燃燒的Marlboro丟在地上踩熄。

「你可以抽完的。」

很莫名其妙的就講出這句話,我竟特赦他在我面前可以抽煙。長毛低頭想要拿安全帽,聽到這句話,抬眼瞄向我。

「妳可以忍受別人在妳面前抽煙了?」

「呃,沒有啊。」

他低頭繼續拿出帽子,邊唸著既然沒有,他當然乖乖的捻熄。

我根本不知道長毛要帶我去哪裡,還上了車,任由他隨便亂騎。坐在後頭,發覺長毛好像變瘦了,原本剛剛好的身材,似乎被錯丟到洗衣機去了似的,縮水了。

偷偷伸手摸了他腰部,我可沒有忘記他的弱點。

「靜萱,不要亂戳我,等下出車禍你負責喔。」

呃,好啦,不玩了。只是想看看長毛是不是變瘦了,突然想起他怕癢這個弱點,就順便玩一下,還是被罵了。

大概知道長毛是往北上騎,不過他到底要帶我去哪裡?過了許久,在車兒子的奔馳下,我很勉強的瞄到上頭一塊標示地點的牌子。接近新莊板橋了,他是要帶我去喝茶嗎?

可是到板橋了他還是沒有停,持續往北上移動。當我二度想要瞄路牌的時候,已經騎到淡水八里了。帶我來淡水?是要吃阿給嗎?

長毛在八里附近停好了車,正要闔上車箱時,我伸手阻止,把他的外套拿了出來。原本天氣還很好的,現在竟然瞬間冷了起來,或許我已經遺忘了現在是何許月份了。

「你的外套,給你穿吧。」他竟然只有穿一件T-恤和薄外套而已,逞勇也不是這樣一個方法。

「傻瓜,現在抖的皮皮剉的又不是我,妳穿吧。」他一邊說,還邊抖開外套幫我穿上。

其實之前一直很想來逛淡水這裡,但一直沒有時間。跟禹宸到處晃的時候,就獨獨沒有繞到淡水來。

長毛帶著我,對這地方很熟似的,大路小巷到處走。商店都逛的差不多後,我們沿著木棧道一路往北走,沿途看見很多人在騎腳踏車。

「妳會騎腳踏車嗎?」他突然問我。

「會啊,國中上課時因為學校距離家裡有點遠,所以小六就開始學了。」

「會騎鐵馬的,之後一定都會騎機車。」

咦?有這種邏輯存在喔?我怎麼不知道。長毛說,鐵馬跟機車其實也都嘛差不多,只是一個用踩的,一個用催油門的。

「那你一定也會騎腳踏車囉?」按照這個邏輯來講,他國中時期一定是飆腳踏車的。

「那當然,想當初我練鐵馬時也是很辛苦的一件事情。」

長毛開始訴說他以前練車時的爆笑事件。他說他以前第一次騎鐵馬時,完全不能適應,那種嘗試新事物的感覺很特別。

他還記得他老姐有天心血來潮教他騎,卻挑在他對鐵馬還處於懵懵懂懂的時候,帶著他直往大馬路飆車。他嚇都嚇死了,只好改換住宅區內比較少車但又有寬廣的地方練。

不料出師不利,他那天騎,鐵馬的調檔調都沒調,卡在挺輕階段的二檔,結果為了閃避一輛汽車,直直往停在一旁的卡車撞去。

整個鐵馬的前輪卡在卡車輪胎與車座的那條大縫裡,怎麼拉也拉不出來,最後還下車使勁拔,才解救他那台可憐的腳踏車。

「所以囉,我那台車的性能早在第一天就被我破壞光了。」

我還是第一次聽到有人拔車的。他講的很雲淡風輕,我卻聽的一楞一楞的。

「這還不是經典咧。我當時上學途中,一定會經過一個地下道,我老姐帶著我去騎,而我一定要懂得通過,不然我就要繞路了。」他頓了頓,「而就在我斜斜歪歪的騎到一半時,卻擦到旁邊的道路。我停了下來,不管後面還有一海票的機車騎士,我就是停了下來。」

聽的很意猶未竟,讓我直問他後續發展是怎麼樣。

「我就下車啊,再把車牽出來。後來有個老頭騎機車過去,還對著我大罵:幹!會不會騎車啊?」

呆楞的看著他,我實在不能想像當時那種情景,就這樣大剌剌的在地下道下車耶,天啊!

「那時就很不爽啊,趁那老頭還沒騎遠,我對他大喊:幹!你也不會騎啦,飆那麼慢!」

忍不住,我噗嗤一聲笑出來,真是敗給他了,當時應該是覺得很對不起吧?還罵回去呢。

長毛說後來那個老頭車子打滑了一下,他還很沒同情心的放聲狂笑,結果那個人也沒有回頭找他報復,讓他更爽。

舞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