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家,我躺在床上,禹宸的話令我開始深思我跟長毛的事情。

禹宸喜歡心渝,因為他一見鍾情。馨婷他們總說我喜歡長毛,長毛也喜歡我,是日久生情。

就算我跟他兩人互相喜歡,那佩琪怎麼辦?我無法忘記她那天的淚水,甚至是那一天的混亂。她一定是急了,看到長毛跟我在一起,急於捍衛自己的感情,才吻了長毛。

如果跟長毛在一起了,是不是,因為佩琪的淚水灼燙了我們之間的關係,才醞釀為情人。

踩著別人的傷痛或是淚水,達成自己自私的冀望,這種事情我做不到,也不想做。

避著長毛好多天了,他一直都有打電話來,我就是不接。有時甚至是心渝幫我接,說我去上課了,沒帶手機。

長毛心思很細膩的,知道他一定不信,我還是不會去接電話。他還想要跟我說什麼?要我別再誤會他跟佩琪之間的關係?因為那個吻?我都不在意了,還管什麼吻呢……

老爹之前跟我講的話,現在才能深刻的體會。從沒用心看待我對長毛的態度,就連自己早已喜歡他了,還裝做不知道。

拿出手機撥給老爹,說我明天打算去找他,他笑呵呵的說好,順便看我有沒有乖乖的調養身體。


隔天很早我就出門了,因為想跟老爹他們多聊聊。乾媽,也就是之前那個照顧我的護士阿姨,她來幫我開門的時候,原本很高興的,卻突然皺起眉。

「妳不是說會好好照顧自己嗎?瞧,好像又變瘦了。」

乾媽邊拉我進門,一邊碎碎念,聽的我一頭霧水,怎麼連乾媽妳也說我變瘦了。

「老公,看看你的乾女兒,又瘦成這樣。」

面對乾媽的炮火轟炸,我只能尷尬笑笑。老爹把我拉了過去,從頭到腳的仔細研究了會。

「是瘦了點。妳出院以來也過了一兩個月了,怎麼都不長肉的。」

撒嬌的扯扯乾媽,要她別生氣了,我一定會好好照顧自己。她搖著頭邊嘆息,說現在的孩子就是這樣,到最後都用撒嬌來蒙混過去。

結果在我不長肉的情況下,乾媽這天中午幾乎可以說是煮了桌滿漢全席。

「多吃點,不多吃怎麼可以,女孩子就是要吃胖一點才會好看。太瘦可不行。」

坐在餐桌前,我低頭努力扒飯,想要將面前的小山迅速塌陷,只是任憑我怎麼努力吃,小山始終沒有變成低漥地區,反增進為高山。

「乾媽,妳夾那麼多我都吃不完了啦。」

「不行,妳就是胖不了,要多吃。」

抗議無效,被駁回。而老爹倒是一臉老神在在,沒有打算幫我阻止乾媽的造山行為。我的食量並不是很大,今天突然吃了平時的一倍有了,搞的肚子整個可說是腫了起來。

飯後,跟著老爹開始下棋,不是我故意放水,而是我棋藝爛的徹底,被老爹殺的落花流水。

「老爹啊,你沒有要上班嗎?」喝口茶,沖淡飯後的油膩感,我問正低頭研究該怎麼下下一步的老爹。

「他呀,早退休了。」

端著水果出來的乾媽直接替老爹回答。退休?可是老爹還不算年紀大啊,怎麼會想要退休?

「人到一定年紀時,總該收手,讓下一代的去打拚啊。年輕時已經存夠了錢,我想帶你乾媽出國去玩玩。」

當醫生的薪水應該很高吧?這樣打拚下來,存款的數量一定很可觀,而且有只有他倆老在花。

「妳乾爹說退就退,連著我也跟著沒做了,現在開始享清福。」這樣啊,連乾媽都沒在當護士了。

「女兒啊,妳有麻煩嗎?一臉心事重重的。」摸摸臉,心虛地直呼沒有啊,哪有什麼事情值得我煩呢?

「當人終於看清有些事情的時候,總是在迷茫怎麼走下一步。」老爹突然說出這句話,使我楞了楞。

「那如果當人看清一切事情的時候,下一步該怎麼做?」老爹看了我一眼,低頭玩了手中的棋子。

「這個並不是問人,就能夠知道下一步該做什麼。旁人通常都只能提供意見,只能做為參考。而迷茫的人,迷失在分岔路而已,只要選擇妳認為的那一條路,就是對的,畢竟那是自己選擇的。」

老爹的話反而又令我陷入深思,沒有尋求到答案,最後還是要靠自己嗎?

我現在所站的分岔路,一邊是跟長毛坦承,另一邊是逃避他。可是,我該往哪一邊走?

「分岔路的選擇,讓人猶豫不決。可是只要重頭思考一次,妳就會發現,什麼是自己要的。」

重頭再思考一次?重新想想我跟長毛的過去嗎?

「女兒啊,三思而後行,不就是這樣子說嗎?雖然很多人,懂得整合一起思考,但不懂抽絲剝繭,挑出最主要的,最重要的,再想想之後妳選了某條路的未來將會是怎樣,妳就能確定往左邊右邊走了。」

老爹,我想我懂你的意思了。只是慌亂是做不了什麼樣的決定的。揮別老爹及乾媽,我決心回家好好的思考。


在家門口遇見心渝,她也開始有心事了嗎?背影看起來很灰暗。

「心渝!心渝!」

她轉頭過來,嘴角很勉強地稍微提高了一下,但又隨即垮了下來。

「怎麼啦?悶悶不樂的,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先上樓再說吧,唉。」

她催促我趕快上樓,末了,還很神經質的轉頭看看四周。

才剛上樓,就聽心渝大大聲的在嘆氣,如此哀怨的樣子真的很不像她,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讓我們家的大小姐憂愁成這樣呢?該不會禹宸他……

「姑奶奶,妳怎麼啦?笑一個嘛。」

「靜萱。」她頓了頓,「楊禹宸,他、他說要追我。」

啊?險些從沙發上跌下來,我有沒有聽錯?禹宸竟然已經先發去跟心渝說了?他還真的是說了就上哩,跟阿宇一樣,呃,不是,是決定了就去行動。

「妳說,我該怎麼辦?」什麼怎麼辦?我哪知道妳要怎麼辦?

「今天我才出了家門,就看見他站在一旁。他說有話要跟我說,然後……」

「他就跟你說他喜歡妳,想要追妳?」心渝點點頭,之後把臉埋入手掌心,看起來真的很煩惱。

「那妳對於禹宸是怎麼樣的一個看法?」心渝搖著頭說她不知道,突然就這樣被一個人告白,她嚇到了。

「那妳先別管要怎麼回答他啊,妳先說,妳對他的感覺怎麼樣呀?」

「我覺得,他人還不錯。應該沒有像妳之前講的那樣。妳昏倒那一天,我急壞了,是他安慰我,還幫忙我把妳送到醫院的。嗯,怎麼說,不討厭就是了。」

不討厭的意思是喜歡嗎?我這樣問她,她還是說不知道,要給她時間想想。

讓心渝一人安靜在客廳思考,我走回房間換我思考。屋簷下,兩個女人同為情所煩,同為情思考……

舞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