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跟心渝是蠻配的,可是兩個同樣鬼靈精怪的人湊在一起,我會不會以後都被他們吃的死死的?

往另一方面想,如果心渝被禹宸拐走,以後也就少一個人對我囉唆。這是一個很大的賭注耶,賭不好,連我以後的自由都要被拖下水。

不知道心渝有沒有遺忘之前我跟她說禹宸如何如何的,那時把禹宸貶的一文不值,這樣會不會害他的追求變得很複雜?

眉頭霎時糾結成好幾個死結,怎麼才一下子,一堆問題接踵而來,我自己的感情都是一個大問題了……

「唷呼,回神啦!怎樣?肯幫小弟我忙嗎?」

「可是我覺得應該你自己一個出馬就可以的。」

「那妳要來協助我啊!」

協助禹宸追心渝?可是有時候總是不好插手啊,尤其另一方是自己很熟識的人。就算我這媒婆從中作梗,想要撮合他們在一起,最後也還是要看女方的意見才是。

不過我好奇的是,他是什麼時候喜歡心渝的,感覺他們並沒有什麼交集。

「喂,你是什麼時候看上我們家心渝的?我覺得你們除了之前次聯誼之外,並沒有什麼其他的交集。」

「哈哈!就知道妳會這樣問。妳相信日久生情或是一見鍾情這兩種說辭嗎?」

我相信嗎?其實我根本不知道,但也偏向不相信那一邊。一見鍾情給我的感覺,像是憑外表來決定是否要跟這個人在一起。

不過日久生情,就不太一樣了,日子過久了,發現這個人跟自己很合得來,才會有想要往下一步發展的構思。仔細想想,那我對長毛也是日久生情囉?可是這段情應該沒有擴展的機會吧。

「如果妳相信,妳就會了解位什麼我會想要追妳的朋友了。」

「這麼說來,你之前接近我就是想些套關係囉?」

禹宸笑嘻嘻的說我猜對了,他在聯誼的時候就對心渝有好感,但對於我這個心渝的好友來講,他當時是覺得我是一個很有趣的的人,也想攀點關係,所以那天才會先跟著我出來。

而他那時會跟我出去遊玩,純粹是看我心情不好,盡朋友的義務,也順便再拉關係。

「你心機好深喔,有點陰險的感覺。」

「還好吧。人偶爾自私一點點,才不枉失去一些權利,來謀求更大的福利啊。」

好吧,算他厲害,懂得自私一點點。如果是我來論自私這種觀點,我會自私到把長毛搶過來嗎?

雪兒說過,如果我擅自把長毛推給佩琪,我這樣也算很自私。這個時候,應該就不是一小點自私了吧?畢竟我只想到自己的感覺,沒有顧及他。

想到長毛,不禁又深深嘆了口氣,未來如果還跟他有所聯繫,我該怎麼面對他?

已經打定好主意放棄這段沒有將來的暗戀了,可是該以什麼樣的心態面對他?我跟長毛,大概恢復不成以前的模樣了……

「為什麼每次我講了幾句話之後,妳都可以沉思那麼久?」

禹宸敲敲桌面,不知幾度喚回我的失魂。

「沒有啦!在想一些事情。」

「妳也想真久。妳以前不是這樣那麼憂愁的,心事一堆積在一起是會內傷的喔。」

我沒有回他,端起早已涼透的Caramel Macchiatto,那苦澀的滋味,滲透進我也早已冰冷的心。

舞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