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不光是我呃出這一聲,就連其他四人,也同樣發出這個單音階。

「咳,我先進去了。」

我承認我很沒用,每次只有落荒而逃。閃進包廂,其他人正樂的很,啤酒果汁樣樣都來,不想讓自己的壞心情干擾整個氣氛,我融入很high的那一攤中。

「靜萱,來來來,跟我猜一把,輸了妳喝果汁,我喝啤酒。」大熊很樂的把一整杯果汁塞給我。

「我不用喝酒嗎?這樣好像沒有趣味喔。」

媽呀,我在說什麼?從我打從娘胎出來,還沒有碰過酒類的東西。當然,米酒跟雞酒除外。如果我等下輸了一連把猜拳的話,會不會掛掉?

「妳不要喝啦,我怕妳等等掛掉,而且妳這種女生不適合喝酒。」

大熊很豪邁的拍拍我的背,句中涵義很明白告訴我,我還只是一個小女生,不可以喝酒。

「我已經滿二十了耶,為什麼不行?」嘟著嘴,我抗議的很無厘頭。

「呃,好吧。反正大家今天都很high,特赦妳可以喝喔。」

捧著一杯等下有50%的機率將會被我飲下的啤酒,我跟大熊開始猜拳。

第一把我就輸了,他尷尬了一下,說再猜二把後再決定誰喝。我知道他不太想讓我喝酒。其實我也沒有猜拳的天份吧,連三把都輸掉了。

「哇靠,妳還真的沒猜拳的天份,連三把都輸,就連我想幫妳也幫不了。」

既然輸了,也不能裝死,而說要喝酒也是我選擇的。端起那杯跟某種液體相似顏色的啤酒,我咕嚕一下就全乾了。大熊傻眼的看著我一口氣就把那杯啤酒喝光,讚嘆的給了響亮的掌聲。

酒,第一次嚐,有種苦澀的味道,跟咖啡來比,咖啡是略勝一籌的。不過此刻能符合我難過心境的,也只有啤酒這種苦澀味。

長毛跟阿藍走了進來,看他們聊的很快樂的模樣,應該是把之前的誤會都解開了。

今天來的朋友很多,每個人都嘻嘻哈哈的玩的很開心,我想我也是不例外的。在這場聚會,我破天荒的沒有坐在長毛身邊,反而坐在大熊身邊跟他玩猜拳樂,絲毫不理會長毛跟佩琪的相處。


混亂是怎樣發生的我不知道,全場是什麼時候安靜的我也不曉得。當我想要看清是哪裡發生事情的時候,馨婷已經衝過來擋住我的視線。

「靜萱,妳不要看……」

為什麼我不能看?為什麼不讓我看?一堆疑問在我心頭蔓延滋長。不曉得哪來的力氣,我推開馨婷,睜大眼看著,看著……

馨婷把我轉過身,要我別再看了。呵,可是我都看到囉,看的很清楚,想要叫我忘記是不可能的。

我看見了喔,我看見佩琪吻著長毛,而長毛好像也由她吻著,是吧?我剛剛看見的是這個吧?

我抓著馨婷,「我剛剛看見他們在接吻,對不對?」莫名的淚水在我眼眶裡打轉,啞著嗓子,低聲問著默默無語的馨婷。

「沒有!妳沒有看見!靜萱,聽我說,妳什麼都沒有看見!」

「妳騙人,我明明就看見了……」

馨婷抱著我,「我說沒有!妳沒聽見嗎!」

我無法回答,淚已經流出來了,就算我想忍,也忍不住。

我毫無知覺,毫無聽覺甚至是視覺,我什麼都看不見,眼前一片灰茫茫的,任憑我怎麼摸索也無法離開這片茫霧。

恍惚中聽見有人叫我,我閉上眼,再睜開眼,我看見雪兒。

「聽我說,剛剛那個,嗯……」聽妳說,聽馨婷說,那誰要聽我說?

「佩琪她喝多了,所以,做了一些事情。妳知道我要說什麼吧。」我點點頭,這種時候,詞窮是必然的。

「長毛其實早知道佩琪對他……,但是他始終不知道該怎麼跟她說,妳知道的,他不會做讓人傷心的事情。」

「那他們現在呢?」

「長毛跟阿藍先把她帶出去了,不然在這裡,大家也很尷尬。」

「喔。」

聽著雪兒敘述剛剛的混亂如一場戲劇般的發生,我最終的反應就是一個喔字。

舞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