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還說,妳不該以他的女朋友自居,長毛又不是只有妳一個異性朋友。」

我的腦袋開始混亂,臉色也不是很好看。這一席話,全是我內心曾經自私想像的。

「靜萱,妳還好嗎?臉色有點蒼白。」

突然不知道該說什麼,我抬頭看向長毛,他依舊望著天空在抽煙。移開目光,我看見佩琪走到長毛身邊,當然,也看見我跟雪兒站在這。

如果我沒有看錯的話,佩琪剛剛的目光一閃而逝的應該是敵意。好想狂笑一下子,她這樣看我,活像我是個第三者一樣。不過,會不會,我本來就是個第三者?

看著長毛與佩琪交談的似乎很快樂,我不禁又開始想,這段日子以來,我有讓他這樣開懷大笑過嗎?

在我不在的那段期間,佩琪已經取代我的位置了?所以現在這樣唐突回來,我已經是名符其實的第三者?

一直以來,我對愛情關係中,第三者這個詞,感覺它就是一個破壞者,不該出現的一個詞。雖然有些人會因為第三者的出現而情感更加的情比金堅,但我想,大多數都通常都是跟著第三者走人。

因此,第三者如果是女生,就會有了個更不好的代名詞,例如:狐狸精。

愛情的世界我看的還很少,視野沒有拓展的很開,彷彿一隻井底之蛙一樣,什麼都不懂。

目光只能定格在那兩人身上,我甚至不知道下一步我是要去推開佩琪,宣示長毛是我的,還是就這樣靜靜走人?有人懂得捍衛自己的愛情,有人懦弱的只想退縮,我想我是屬於後者。

說過了,長毛並不屬於我,況且我們現在的關係依舊是朋友,他可以擁有屬於他自己的快樂,我不能干涉。

拉著雪兒,我對著長毛淡淡的說我們先進去了。他呆了呆,想要走過來,卻被佩琪拉住。

「妳為什麼把長毛推給佩琪?」雪兒問我。

「他跟我在一起時沒那麼快樂。」

「但妳也不能判定他是需要這樣子的快樂。雖然妳不是他,不能主宰他,但是妳這樣算是間接干涉他。」我低頭不語。

現在什麼話我都聽不進去了,事實已經擺在自己眼前,我還能夠相信誰的說辭?阿宇從電梯內走出來,見我一臉低落,雪兒又是一副詭異的忿恨不平。

「搞什麼啊,妳們兩個,怪怪的喔?」

雪兒示意他看外面,不一會,了然的神情現在阿宇那張欠揍臉上。

為什麼說他欠揍?因為他不但不安慰我,還調侃我幾句,「早說妳會愛上長毛怪的,也跟妳說過時間的早晚罷了。不過妳偏偏不早些時候,唉,大家的賭注全沒啦。」

哀怨的瞟他一眼,誰叫你們愛賭,活該啦。

「乖乖,走吧,先上去。」阿宇右手搭著我的肩,左手順勢把雪兒帶進電梯。

「可是長毛他……」

「他還沉浸在溫柔鄉裡,妳多擔待點。」

「可是……」

「哪來那麼多可是。我告訴妳,我今天可是把我老婆帶來喔,妳們這些壞蛋不要灌她酒喔。」

叫我們不要灌,可是我看你心底似乎想的很耶,真的不要嗎?到達該到的樓層,電梯門才一開,就看見阿藍站在外頭。

「雨神,你好大膽,我老婆你也敢抱。」阿藍這句話聽似有點凶讓雨神傻了眼,雪兒則是羞紅了臉躲在阿藍早已為她大敞的臂彎裡。

「那我抱這個。」三八阿宇除了三八之外,不服輸也是他的特點,抓了我就往他懷裡塞。知道阿宇並沒有其他的意思,純粹不認輸,我乖乖的給他假裝摟著。

阿藍大笑著捶他一拳,要他別鬧了,趕緊去包廂解救他那個可愛的老婆不被一群豺狼虎豹吃掉。

「哇靠,你丟下我的女人自己一人出來晃?」

「哇靠,你偷抱我的女人自己在享受清福?」雖然阿藍現在看起來很孩子氣,還會跟阿宇鬥嘴,不過為了可愛的蘋果妹妹著想,阿宇決定棄阿藍於不顧,準備先行離開。

旁邊的電梯門噹的一聲大開,長毛跟佩琪走了出來。

「你們……」長毛指指我跟阿宇,一臉懷疑。我聳肩不語,倒是阿宇被長毛嚇到,直說是鬧著玩的,就奔進包廂解救老婆去也。

在場的剩下阿藍那對情侶檔,佩琪跟長毛,還有我。

在這裡,我真的又像是多餘的一樣,多出來的第五者,意思跟第三者一樣,多出來的,就是不必要的。

舞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