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輕嘆了一聲,「妳總是不會好好照顧自己。」

「別再憂鬱了啦,你現在真的很不想我認識的長毛喔。」想扯開話題,我重複之前說過的那一句話。

他定定的看著我,「那你所認識的我,是什麼樣子?」

臉頰微紅,我吶吶的低語,「我認識的長毛,留著長髮,很帥。很率性、很灑脫,重視朋友的程度有如對待親兄弟。很討厭別人囉唆,因為自己就是囉唆那一型。唯一的弱點就是肚子餓時卻沒東西吃。」

他笑笑的摸摸我的頭,「我所認識的妳,留著一頭比我還要長的頭髮,很迷糊單純。很堅強、很勇敢。總是不希望別人替她擔心,但往往卻令人更擔心她。唯一的弱點就是遇到我。」

原本還想點頭稱讚他說的還不錯時,最後一句是怎麼一回事啊?

「我的弱點哪是遇到你啊,亂講!」

「不然妳的弱點是什麼?」

在他帶笑的注視下,只好說出一個很濫的藉口,「我、我的弱點就是想睡覺卻不能睡覺啊!」

他楞了一下,隨即哈哈大笑起來,「妳不是無時無刻都在睡覺嗎?還真敢說,哈哈哈!」

「我哪有無時無刻都在睡覺……」

「是!妳沒有!快上去吧,妳看起來已經很累了,回去休息吧。」

在長毛的催促下,我慢吞吞的走上樓。打開家門,心渝還沒回來,應該還在打工。

很暗、冷清的客廳,讓我有種不太舒服的感覺。即使昏黃的燈光盈滿了室內,還是覺得很孤寂,好想找人陪伴。只要是人,都會害怕寂寞孤單,但往往卻又在人群中迷失了自我。

很矛盾的一種感覺。忍受不了這種孤寂的滋味,把背包甩上肩,我走回房間。至少,在自己的房間裡,感覺會比較好。

臥倒在床鋪,我沒有馬上睡著。開始回想這段期間發生的事情。其實每個人,包括我自己,都誤會了長毛?他並沒有跟佩琪在一起,每個人看到的都只是表面。

「如果哪天我交了女朋友,我一定會跟你們說的啦,每次都在問,嘖。」長毛曾經這樣告訴我們。

腦袋好混亂,翻個身,發覺有東西被壓住,往口袋一掏,原來是剛剛從長毛那沒收來的Marlboro香煙。已經被我壓爛了,他應該不會介意吧,反正他要抽還可以再買。

手機因震動在書桌上旋轉,從床上爬起來接,來電的是長毛。

「靜萱,我的煙是不是在妳那?」我才剛把他壓爛耶,你就急著打來了。

「對啊,剛剛被我沒收了。」不太敢招說你的煙被我壓爛了。

「該死,我想抽煙才發現煙盒在妳那。」

我隱約還聽的到旁邊有許多車輛經過的聲音,甚至還有不肖的喇叭聲。

「你還在騎車?」

「對啊,快到家,騎到一半才發現沒煙。」

「騎車就騎車,抽什麼煙!你那包已經被我焚屍滅跡了,自己再去買!」

大叫完,我直接掛掉電話。順手把長毛的煙盒扔到垃圾桶,也不管裡面是否還有煙,照丟不誤。

躺在床上一會,我從垃圾桶撈出那一包煙。瞪著它許久,我打開盒蓋,拿出一根來研究。

男生為什麼都要抽煙?真搞不懂。打量著一根煙許久,我決心找打火機,自己試驗看看。有人說抽煙是為了放鬆,真的嗎?那我等下吸一口,是不是腦袋裡的煩惱就會煙消雲散。

嗆鼻的煙味在鼻間縈繞,我又不懂了,怎麼留在長毛身上的煙草味跟這根煙散發出來的味道完全是兩極化。

吸了一口,我被嗆到咳嗽個不停,直接把煙捻熄,再把整包煙二度送到垃圾桶。

如果男生想抽煙是為了咳嗽,那也真還是詭異。盯著垃圾桶,我只能這樣想。

掀開電腦的防塵套,我記得我之前都沒有套的,應該是心渝弄的吧。

電腦旁邊一件有點熟悉又很陌生的衣物吸引我的目光。

攤開一看,又是長毛的東西,上次發燒時給我穿的外套。他在我家還真是凡走過必留下痕跡。

膝上放著長毛的外套,我打開電腦,連上網路,進入聊天室,如此流暢的動作已經好久沒做了。

搜尋著名單,發現大家都在線上,還真是蠻閒的。

「哇,靜萱,妳竟然上聊天室了,我應該沒眼花吧?」

「三八雨神,你沒眼花,我現在是在聊天室。」

眾多好友一連串的與我對話,那種感覺,好像回到家一樣溫暖。

或許現在的大眾會覺得,網路交友,是一種很危險的事情。但我並不這麼認為,因為我所認識的這群網路好友,都是真心對待我的,並不是那種會把網友拐去強暴那一種。

「妳後來跟長毛,沒怎樣吧?」

「乖雪兒,我們沒事。他送我回家而已。他說你們都誤會他了,讓他很難受。」

「我們誤會他?怎說?」

「就他說我們大家都……」之後我的說明持續著,大夥也隨之變的沉默。

「沒想到事實跟我所想的有所差別。」阿藍很感慨,竟是如此不相信好友。

「人真的是很膚淺的動物,是吧?」阿宇這席話又使得我們安靜了一下。

「可是我想現在不是說這些深奧的話的時候,現在應該是要如何讓長毛開心點。」

雪兒一語點醒我們。是啊,現在我們該做什麼呢?瞧剛剛長毛那副模樣,活像被人倒會似的。

「長毛喜歡什麼?」馨婷突然蹦出這句莫名其妙的話。哇咧,現在又不是他生日,還問他喜歡什麼。

「他喜歡Marlboro香煙、黑色或白色的衣服,還有他喜歡看海。」

現在是什麼情況?戲又是演到哪齣了?瞪著螢幕,臉上的黑線不知何時降臨了。

「靜萱。」阿宇突然密我,語氣很神秘的樣子,「妳幫大家一個忙,好不好?」

他講的史無前例的認真,搞的大家也很專注地想知道他要我做什麼。

「你要我做什麼?」如此認真想讓長毛鬱卒心情變快樂是很好沒錯啦,只是為什麼我有一種不祥的感覺。

「妳把自己綁一綁,頭上弄個蝴蝶結,裝在盒子裡,送到長毛怪面前,他一定會high到死的。」

揉揉眼睛,當我確定這是三八雨神打出來的時候,我已經破口大罵。

「什麼啊!你這什麼爛點子!欸!你們大家也評評理啊!哪有人這樣的!」

或許是有人堅決想陷我於不義,更或許他們覺得這個方法是可行的,沒有一個人反駁,甚至造成熱烈的贊成迴響。

「這個不錯耶,長毛喜歡的是靜萱。那妳犧牲一點吧。」

這這這,這又是什麼歪理邏輯了。我從來沒聽過想要安慰人可以用這種方法的,這次倒是開了眼界。

「靜萱,妳明天出來我們幫妳化妝一下,順便再去挑的大一點的蝴蝶結。」雪兒,妳是認真的嗎?妳真的想陷我於滅亡嗎?怎麼連妳也這樣說了?

「喂!長毛有告訴你們他喜歡我嗎!你們又憑表面判斷了喔!」

這是我使出的最後殺手鑑了,如果沒效,那我就注定去犧牲了。大夥停頓了熱烈的討論一會,隨即地,可以說是馬上的,全部人回我:我們可以確定他喜歡妳!

啊啊啊啊啊,我一人在房間大聲尖叫,只是我在這頭尖叫,也挽回不了另一頭他們的決心。

「你們真的要這麼做嗎?」

不甘心這樣連哀嚎的機會也沒有,喔,不,我剛尖叫過了。不甘心這樣就被宣判了我去當祭品的命運,繼續跟阿宇力爭用其他方式。

「嗯……好吧。只派妳上場恐怕會搞砸一切。」喂,我有那麼沒用嗎?

「乾脆大夥去狂歡個一晚好了,反正長毛怪是有酒喝就很樂的。妳,就負責去跟長毛怪說,妳的工作就是跟他聯絡好,夠輕的職責了吧?」

認命的說好之後。整間聊天室,充滿了計劃著陰謀,呃,不是,是充滿了計劃狂歡夜的興奮氣氛。

舞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