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為妳懂得我,沒想到妳跟其他人一樣。」在他眼底,我讀到失望。

「對、對不起……」

「為什麼要道歉?我想要的不是對不起。」

我不知道該如何做才能抹去他眼底的失望,我不知道該如何做,我自己才不會那麼難過。

畏畏的伸出手,我抱住長毛,把臉埋在他懷裡,此時我只知道說對不起,就連為什麼我也不清楚。

被誤會的滋味很不好受,這點我是知道的啊。長毛被他視為很重要的朋友們誤會,他作何感想?

「妳想要把我勒死嗎?把我抱的好緊。」長毛悶悶的聲音從上頭傳來。我退了一步,慌亂中還是說了對不起。

「還說對不起。」他敲了敲我的頭頂,「我不喜歡聽見別人說對不起,妳有做什麼錯事嗎?」

「呃,好像沒有。」

「既然沒有,何來的對不起?」

「呃……」

「別呃來呃去的了,走吧,我送妳回去。」

長毛牽起我的手,在大街小巷裡亂繞亂走,總算找到他的車兒子。打開車箱,他把銀色的安全帽遞給我。

「拿去吧,銀色的,不是嗎?」抱著背包,我呆呆的接過來,長度也不用再調,我可以直接套在頭上。

長毛在催動油門之時,問了我一連串的問題,逼的我不得不投降。

「妳怎麼瘦成這樣?我剛剛看見妳,幾乎快認不出來了。」

「生病完,就整個瘦一圈啦,反正減肥啊,我樂的很。」

「妳們女生怎麼那麼喜歡說要減肥?」他轉向我,「妳看,原本能捏起來的臉頰,現在都只能捏一點點。」

揮開他其實是想捏我的手,我對著他哇哇大叫。

「你騎你的車啦,我想睡覺了。」

「妳很愛睡覺耶,當心變小豬。」

「才不會咧。」做了一個鬼臉,我會證明我不是小豬的。

「如果等等回到妳家時,妳是睡著的話,妳就完蛋。」隨著長毛的車兒子在路上高速奔馳,一場小賭注也正式開始。


然而事實證明,我已經被豬附身了。睜開眼睛,長毛正笑著回頭看我,「還真有妳的,我時速已經很快了,妳還睡的著,不怕被我甩出去啊?」

「可是我真的很想睡覺啊。」

「是是是,但妳想睡覺也要看時間地點啊。現在,把妳的手放開,我先下車。」

放開?我的手有怎樣嗎?一低頭,我差點尖叫。我什麼時候抱住他的?也難怪我沒有被甩出去。

我鬆開手,長毛解下安全帽,下了車,走至騎樓底下。在朦朧月光的映照下,他的背影是那麼地孤獨寂寞。

從後座溜下來,把安全帽塞回車箱,我跟著走到騎樓底下。

「在想什麼?」

「沒。突然有點心煩。」

「煩什麼呢?你之前不是說,人活著,就是要活的快樂嗎?」

他看了我一眼,又抬頭看看月亮。甚至掏出煙盒,點了一根煙,「可是人畢竟不是神仙,也是會有煩惱的時候。」

我跳開三步,遠離吸煙者,可不想肺炎變成肺癌。

「那麼憂鬱,不像是我認識的長毛喔。」

「妳跑那麼遠做什麼?」

「我不喜歡有人抽煙。」皺了皺眉,我開始想捏住鼻子。

他低頭看了看手上正在燃燒的煙,吸了一口,就把它丟到地上踩熄。

「每次在妳面前抽煙,沒有一次是抽完的。」

「你可以繼續抽啊,我不介意。」

「那妳靠過來距離我十公分,我抽煙,妳介意嗎?」我的回應是給他一個鬼臉。

伸出手,我跟他要他口袋裡的煙盒。長毛挑眉,卻還是乖乖把煙交給我。避免他等等手癢,又點起一根來抽。

「為什麼男生都要抽煙?」摸著煙盒,我好奇地問他。

「為什麼女生都不要男生抽煙?」蹲下身,他開始玩起剛剛被遺棄的煙屍。

反手把煙盒塞進口袋,我瞪著他,「因為很臭,我可不想吸二手煙。也不想肺炎變成肺癌。」

「妳肺炎?妳住院是因為肺炎?」呃,我哪壺不提,提哪壺啊。

「對啦,感冒惡化的。」

絞著背包的帶子,不是很喜歡這種誠實招供的感覺。

舞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