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藍一路狂飆,飆到桃園的象牙海岸。一看到是茶店,我內心的不安就越擴越大。

茶店耶,該不會又是在聚會吧?網路上的朋友們,當想要聚在一起,除了出來唱歌之外,就是喝茶聊天了。除此二法,別無他就。

很難得會是其他別的原因而聚在一起,雖然還是會有發生的情形,但機率都常都很低。

才剛脫下安全帽,就看見三八阿宇往我這奔來,他一看見我,就把我抱住,嚇呆了,忘記揍他。

「妳上哪去啊!都找不到人的!比鬼還要難找!」

「不要把我跟鬼相提並論!」踩了他一腳,他大叫,我笑著跳開。

「死沒良心的!我是關心妳才這樣說的耶!」好啦,我知道你刀子嘴豆腐心啦!

「那幹嘛抱我,吃我豆腐!」

「我這叫關愛的擁抱耶,不懂得欣賞,別人想要我都還不願給咧。」

連呸了他好幾次,呸到我口水都沒有了,我才甘願停止口水戰。上了樓之後,給我所謂關愛的擁抱的人,是在場的所有朋友。而每個人都是在瘋狂抱住我之後,才繼續碎碎唸。

「說!妳跑去哪裡了!大家都找不到妳!」

馨婷抱著我,順便偷打我的頭,才繼續抱怨。最激動的莫過於是雪兒,她甚至哭了,阿藍慌著找面紙,阿宇傻眼,而我只有乖乖被她抱著。

「妳是跑去哪裡嘛!之前最後一次見面,妳還說會跟我聯絡,結果現在都已經過了好久了,甚至有三個月了吧,嗚嗚,妳都沒有跟我們聯絡!而且,妳怎麼變那麼瘦,還好憔悴,嗚……」

從阿藍手中接過一疊面紙,我悶悶的開口,「對不起嘛,我、我也不是故意的啊。」

「不管啦!以後我們每次聚會妳都要來!不可以再缺席!」呃,還有這樣的喔,那以後我不是都沒藉口拒絕了?

「我看啊,妳們都別再哭了,在這樣下去,還沒鬧水災前,我們就會被店員趕出去。」

莫名其妙被點到名的店員們,則是很無辜的看著我。

「臭阿宇,嘴巴閉個十分鐘會要你命喔!」而他只有聳肩。

把雪兒交給阿藍,賦予他關掉水龍頭的使命。我坐在一旁開始點餐。

環顧四周,沒發現有長毛的蹤跡,我鬆了口氣。只是,也沒看見佩琪的人影……

這兩個,該不會沒來聚會,跑去度過兩個人的情侶時光吧?

「喂!雨神,你有沒有看打給長毛怪?」咦?雨神,是誰啊?有哪個人是我不認識的嗎?只是我的腦袋轉東又轉往西,還是不知道雨神是何許神也。

「是我啦!不要再一直看了!」阿宇一臉尷尬地拍了我一掌。

「我打了啦!臭阿藍,沒事發掘這個濫名字!」

「誰叫你老媽給你取振宇,不就是陣雨嗎?你這帶屎雨神!每次跟你出去就會下一陣雨。」

「靠!我要改名。」

咱們的雨神發威囉,外頭的天氣好像還真的有點陰暗哩。

「那你可以改個刮風、打雷還是閃電之類的。」

喝了口柳橙汁,我笑嘻嘻的損他。一旁的大夥笑到不行。雨神尷尬到臉紅都熟透了,獨自一人躲在角落喝悶茶。

挨了過去,假裝安慰他,「陣雨也沒有什麼不好啊,遇水則發耶,你沒聽過嗎?」

「不要逼我拿紅茶往妳頭上倒喔。」阿宇一臉沒好氣的模樣,肯定是還在怪罪那個雨神新名字。

「唉唷,你捨得嗎?哈哈哈。」

「我捨得啊,不過長毛怪應該就……」

臭阿宇,濫雨神,沒事又提長毛幹什麼!氣不過,換我獨自到角落喝果汁吃飯。

「好啦!妳脾氣比我還大耶,我只不過才說了某人的名字而已耶。」

阿宇一臉痞樣,已經忘記雨神的存在,嘻皮笑臉的跑來跟我一起窩在角落。旁邊的阿藍、雪兒及正在和大熊打牌的馨婷,突然全部轉頭看著我。

眨眨眼,現在又是什麼情況了,怎麼大家又以一副很詭異的目光看著我。

馨婷奔過來,挨在我身邊,「靜萱,妳跟長毛是不是發什麼事情了?」

我搖搖頭,「我們沒有怎麼樣啊。幹嘛這樣問?」

馨婷抬頭看了阿宇一眼,又再轉頭看著阿藍,「可是前幾天我們問長毛妳去哪裡的時候,他理都不理人……」

長毛不理人?怎麼可能。他一向把朋友看的很重的啊,怎麼會這樣做?

「最後在大家的逼問下,他好像很不耐煩一樣,大吼說什麼妳又不歸他管,他怎麼會知道妳去哪裡了,大概又是跑出去玩了吧。講完這些,他就直接離開了。」

我看著阿藍,他並沒有開口替長毛辯解。看樣子,馨婷說的是事實,而在場的都是目擊證人。

聽完這些話,我沉下臉,默不作聲。大夥兒見我沉默,也跟著安靜下來。

舞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