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季來臨的時候,也是颱風光顧台灣蠻頻繁的時候。大大小小的颱風,有的飄移過境,有的滯留不前。

盯著窗外風雨逍遙,突然也很想跟它們一起。走到外頭,我沒有撐雨傘,也沒有攜帶任何雨具,就這樣形影單薄地在外頭與雨共舞。

灰濛濛的天空好似我現在的心情。既灰敗也很無奈的感覺。那天與長毛的對話仍記憶猶新,彷彿等下我轉頭回去,長毛還會在客廳喝茶。

又有許多天沒開電腦,沒開手機了,我甚至連外頭都沒出去晃,徹底嚐盡與世隔絕的滋味。
前幾天,在手機關機的前幾天,阿宇打了通電話來,電話那頭的他,是史無前例的氣急敗壞。

「妳跟長毛是怎麼一回事?」

我跟長毛又怎麼了?我想我們好的很,前不久還在一起吃飯、喝茶聊天,雖然結尾並不是很完美。

「妳們那個女的,叫什麼名字來著,我忘記了。頭髮及肩,很嬌小的那個。」

「你說佩琪?」

阿宇跟佩琪不熟識,而他把他不認識的,又想要講出來的,一率稱他們為:你們那個誰誰誰……

「好像是吧,管她叫什麼名字。」

「佩琪跟長毛怎樣了?」

揉揉眉心,其實我很想掛掉阿宇這通電話,只因不想聽到任何有關這兩個人的事情。

「她最近常約長毛怪出去耶,而那個傢伙也很甘願出去的樣子。」

「喔,然後咧?」

「什麼然後咧!長毛都快要被別的女人釣走了!妳還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無所謂嗎?或許是吧。

「長毛要釣就給她釣呀,緊張什麼。」

看著窗外的天空,我真的很無所謂的說出這句無所謂的話。

「吼!還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監耶!我先說了,我要從中作梗喔。我不太喜歡那個女的,所以,請妳好好把握住長毛怪!」

「什麼!阿宇!喂喂!」

最近一堆人是喜歡掛我電話是嗎?先是長毛,再來是阿宇,之後會是雪兒或阿藍嗎?

不管全身已經濕透,我仍舊站在雨中。恍惚之中,我似乎看見長毛。對著他伸出手,眼前突然一黑,我什麼都看不見。


我很用力的生了一場大病。原因無他,在雨中淋了那麼久,一定會生病。無言的看著醫院的雪白天花板,再看看身上也是雪白的被單,我的人生已經是一片慘白了嗎?

門碰的一聲被開啟,用腳指頭想也知道是心渝那死沒良心的壞蛋,很想告訴她醫院內不可以製造噪音。

「我的老天,妳怎麼不會照顧自己,任由自己給雨淋,妳為什麼不待在家裡,妳說話啊!」

這女人,一定要那麼聒噪嗎?而且我該怎麼開口說話,聲音沙啞難聽的像烏鴉叫,而且一經由聲帶震動,喉嚨的疼痛媲美挖土機輾過。

「是要我說什麼,難過死了。」我勉強的開啟挖土機吐出幾個字來阻止她的長篇大論。

「還知道會難過!淋雨時都不會想到嗎!妳腦袋是裝了什麼東西!」抿著唇,原本就不想講話的我,聽見心渝那句:妳腦袋是裝了什麼東西!之後,無言到了最高點。

我也很想回她我腦袋是裝了豆腐渣,還有結蜘蛛網。可惜,心有餘而喉嚨不足。

懶得理旁邊仍在大呼小叫的死黨,把我人生的慘白覆蓋住身體。我在想,當人去世的時候,覆蓋住臉的那塊白布,跟我現在蓋的被單有沒有差別?

心渝瞪著我,我想她應該很想知道我發生了什麼事情。畢竟以前無聊研究生命死亡之類的深奧問題時,我還會愛惜自己的小命,不會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

而這次幾乎快釀成肺炎的奇景,我卻只是淡淡的說句就是想淋雨的白目話,讓心渝氣到七竅生煙。看著自己的好友,日漸憔悴,日漸消瘦,以往那總是帶笑的俏臉,如今卻是眉頭緊皺,虛弱蒼白的死人臉。

知道心渝對我的憂心,卻什麼都不想說,只想一天一天的讓日子就這樣走過。

多久沒上網了?多久沒看見雪兒,立涵了?我甚至想念阿宇的壞嘴巴,阿藍的溫柔笑臉。但是更加想念的,是長毛。

那個總是愛跟我爭,愛跟我吵的那個長毛。想到他,只覺得心好酸,比之前都還要酸,還要疼,疼到我幾乎要落下淚水。

站在窗口,仰望天空,湛藍的顏色已經不能讓心情好轉,泫然欲泣的傷悲侵襲我。

眼前一黑,我又什麼都看不見了,好害怕,快速奔跑,我沒有看見任何人,我看不見出口,四周好暗,好暗,好暗……

舞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