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別靠我那麼近。」微微推開長毛,他現在如此的靠近我,還真有點不知所措。

「咳,我現在是不是,在欣賞一齣浪漫愛情戲碼。」心渝拿著掃把,手提畚箕,看樣子是剛剛清理完殘骸。

長毛尷尬的彈了開來。真的,我真的可以用彈這種字眼來形容他的離開方法。

「我、我繼續去煮飯好了。」場面過於嚴肅跟僵硬,決心再度回戰場去奮戰殺敵。

「妳還去!坐下!我去煮!」

講什麼坐下,我又不是小狗。對於長毛自告奮勇代替我上戰場之事,我不可置否。只是等到他端出三盤看起來還不錯的晚餐時,我不得不對他刮目相看了,連心渝也附送給他熱烈的掌聲。

原本打定主意要清理有如第三次世界大戰過後的廚房的,結果卻意外的整潔。長毛這傢伙,肯定有過下廚的經驗。只要對作菜有經驗的,久而久之,會不自覺的就直接清理廚房。

摸摸瓦斯爐,上面沒有油垢,算他聰明,知道先處理完,不然我這割傷的手指,清理這些不知道要弄到什麼時候。

晚餐後,心渝很快的就閃進房間,想也知道她要做什麼,當然是讓我們傍晚上演的愛情戲碼有個ending……

按照慣例,我窩在沙發上,很難得這次長毛把所有工作攬在自己身上。

包括,泡茶這檔子事。

拿出他上次來時用的杯子,他對我挑眉,我咧開嘴。「難不成你想要跟我用同一個杯子?你上次用過了,比較有安全感吧。」

「如果可以,我也是很想啊。」喝了一口茶後,他這樣跟我說。

「什麼東西這樣可以的話,你也是很想?」像一隻鸚鵡一樣,我重複著長毛的話。

「如果能跟妳用同一個杯子,我也是可以的啊。」他講的很邪惡,我直接把旁邊的抱枕往他頭上K。

「妳,之前不是出去玩嗎?」抓住抱枕,長毛突然問起這個很詭異的問題。

「是啊,跑了很多地方呢。」

「妳朋友在家,那妳是跟誰去?」

拿著茶杯的手突然一顫,險些倒出一些茶水。長毛盯著我,大有想要打破沙鍋問到底的感覺。

「呃,這個,我……」媽呀,我幹嘛支支吾吾的,這樣不是很明白顯示我做了壞事嗎?

「妳幹嘛一副做錯事情的樣子?」

長毛提起茶壺在杯子裡倒滿了茶水,手很自然地往我這邊伸,跟我要杯子,要幫我倒滿茶水。

「沒有啊。」突然沒有茶杯的遮掩,我慌張的不知該怎麼樣來回答這個問題。

「妳在慌什麼啊?傻瓜,妳該不會是跟別的男生出去玩吧?」

長毛拍拍我的頭頂,笑著直接猜對答案。握著茶杯,我低頭沉默著。沉默已說明了一切,既沒答腔,也無反駁,擺明證實了長毛的猜測。

「妳真的……跟男生出去玩?」

只是出去玩,沒有什麼大不了的,況且也沒犯法,為何我不敢說出來。長毛見我一直不說話,也跟著沉默了。沉默的時刻是非常難受的,但偏偏此時又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來緩和一下場面。

抬頭看一下長毛,他正低頭品茗爽的很中,心裡不禁埋怨,我那麼苦惱,你還悠閒的在喝茶。長毛拿起茶壺,剛好捕捉到我瞪他的眼神。

「瞪我幹嘛,我喝茶而已耶。」

常聽阿宇跟我說長毛的酒量有多好有多好,我看他現在不止是酒量好,連茶量也蠻不錯的。他的肚子是無底洞嗎?塞了一大盤麵條之後,還無限量的猛喝茶,雖然是水,但是也會飽漲吧?

「你喝那麼多茶,你肚子不會漲漲的嗎?」忍不住心頭竄動的好奇心,我好懷疑長毛的肚子是什麼做的。

「不會啊,而且我很渴。」

「可是你已經喝了很多了耶,不會拉肚子嗎?」

長毛怪異的瞪了我一眼,「妳看過哪個人喝茶喝到拉肚子的?」

我搖搖頭。

「那就對啦,頂多也只有狂奔廁所,與茅神共處一室啊。」

還茅神咧,茅神看到你去廁所的次數那麼頻繁,都考慮把位子讓給你了吧。

「你剛問我跟誰出去玩,那我可不可以,問你一個問題?」

長毛應了一聲,算是允諾。硬著頭皮,我問出遲疑很久的問題。

「那你那天的電話,怎麼是佩琪接的?」

「喔,那天她說有事情要找我幫忙,就把我約出去了。可是後來也不太需要我動手的樣子。中途我去了一趟洗手間,那時妳就剛好打電話來了。反正,自己人嘛,沒那麼多顧忌,她就幫我回撥了。」

你還真的是沒顧忌咧,自己人,講的那麼親密。

「佩琪有什麼事情要找你啊?」喝了口茶,我悶悶的繼續開口探問。

「好像是有關電腦方面的問題吧,她說她的電腦有點問題,叫我幫她看看。」

噗嗤一聲,我笑了出來。佩琪對電腦有不懂的問題?怎麼可能?她有個哥哥專門搞這一類的,在耳濡目染之下,她多少有些能力處理電腦的配置及其他問題。

現在她竟然因為電腦有問題找長毛解決,雖說長毛也是搞這一方面的能手,但我相信,佩琪自己一個人就可以解決了。但是她卻說電腦有問題,要請教長毛?

舞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