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似乎看見小周先生拎著釣竿,在遠處對我揮手時,有個人突然抓住我,把我架離。

睜開眼,長毛坐在我床邊盯著我。對於他這種把我家當他家的行為,已經見怪不怪了,只是這裡是我的房間耶。

「你又怎麼了?電視看完了嗎?」悄悄打了一個呵欠,順便揉了揉眼睛,「難道你要說你肚子餓了嗎?」

長毛點點頭,看他一副快哭的樣子,一定是餓壞了。長毛什麼都不怕,唯一怕的就是肚子空空的,所以偶爾拿食物來誘惑他,是非常有效的一種方式。

想要耍他,我裝做很委屈的聲音對他撒嬌。「可是我現在很懶得起來耶,我想要睡覺。」

「不要,我肚子餓了,妳起來起來啦!」媽呀,不要搖我,剛睡醒有點精神不濟,一點搖晃都會讓我快吐了。

誰說男生不能孩子氣的,我眼前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他現在的樣子跟中午差真多,那時還是一副溫柔新好男人的樣子,現在卻像是得不到糖果的孩子。

「不要,我要睡覺!」

當著長毛的面,我翻過身,蓋上被子,繼續去找小周先生。只是這次我連眼睛都還沒閉上,長毛又把我連人帶被在床上滾了一圈。

「唉唷,你幹嘛啦!你也可以自己去廚房煮啊,反正我家你都很隨便了,還怕煮飯啊。」

「我想吃妳煮的。」

難道他是被我養刁了胃口了嗎?腦海突然浮現一句話:想要抓住一個男人,要先抓住牠的胃。

「呃,今天沒有咖哩飯可以煮。」

他哀怨的瞥了我一眼,突然很猛的跑了出去。我呆在床上,才正想繼續臥倒時,他又旋風似的捲了回來。

「我看到了,廚房櫃子上有麵條,旁邊還有義大利麵醬。」眨著閃亮的眼,長毛此刻真的很像小孩子一樣的跟我報告。

他怎麼會發現我放在那的麵跟醬料的?那是前幾天跟禹宸出去瘋時,路經一家焗烤店,後來就想說買義大利麵醬回來做看看,還沒有試驗過,而且也沒有烤箱,但做義大利麵就蠻費工夫的了。

「可是做那道菜要花很久的時間耶」嘟著嘴,實在是很不想起床去做飯,尤其是要餵飽一個食量特大的異形。

「沒關係啦,我很有耐心的。」瞪了他一眼,我看他是對食物的烹煮有耐心吧。

在心渝吆喝說她也要一份後,我乖乖的被長毛推進廚房,掌管今晚的晚餐重責大任。突然覺得自己很像兩個孩子的媽,正在準備餐點給小孩。

雖然都會看電視,雖然都很孩子氣,但我這兩個孩子,年紀已經不是平常小朋友的大小了。

對著砧板上的絞肉,我拿著菜刀多補了幾下,以消我心頭之怨。為什麼我每次都要當個煮飯婆,為他們兩個服務,越想越不爽,揮動菜刀的次數也越來越多。

他們就可以那麼悠閒的看電視,甚至放出很歡樂的笑聲來引誘我嗎?無視於絞肉已經被我剁成肉醬,我開始拿旁邊的瓶瓶罐罐出氣。

一個不小心揮到旁邊裝糖粉的玻璃罐,匡啷一聲,整罐糖粉橫屍在地上。而原本在客廳看電視的兩個小朋友,一臉慌張的奔進來。

正努力蹲在地上拾起玻璃碎片的我,大聲叱喝他們不要踩到玻璃屍體,不然會一屍好幾命。

長毛腿一跨,跳到我身邊,直接把我從地上拉起,拖出廚房。

「妳是當玻璃不會割到妳嗎?」又兇我,雖然我也知道剛剛那樣撿玻璃碎片是很白痴的事情……

「很順手的就蹲下去撿了咩。」

「還敢講!」好吧,長毛在生氣的時候,是聽不見其他話的。

「手指沒割傷吧?」

「呃,沒有。」下意識的,我縮起剛剛在他們還沒進來前,就先被劃傷的手指。

「還要躲!妳每次都不肯讓別人為妳擔心,但妳就是因為這樣,才更讓人擔心!」

在長毛的瞪視下,避免被颱風眼掃到,只好很勉為其難的伸出手指。雖然覺得傷口不是很大,但為什麼一直在刺痛刺痛的。長毛拉過我的手,發覺裡頭似乎有一小丁玻璃碎片在裡頭。

我傻傻的問能不能不要拔出來,他則是吼了我一頓,說玻璃卡在裡面不拔出來怎麼可以。被吼的很無辜,傷口也很痛,感覺自己又要哭了,側過身,我努力眨著眼睛。

「別哭了,我不該大聲吼妳,乖,聽話,讓我把玻璃拿出來。」

現在好像是我變成是一個小孩子,而長毛則是一個威嚴的老爹。緊抓著長毛的衣角,我乖乖坐在椅子上讓他挑出那塊作祟的玻璃。

「好了。」咦?好了嗎?感覺他好像完全沒有動作一樣。

長毛笑著揉亂我的髮。「妳以為妳有多少塊玻璃在裡面啊。我不先挑到死,妳就先痛到哭了。」

「我突然發覺……」他突然傾身靠近我,「妳的頭髮好長。怎麼之前都沒有發現。」

張大著嘴,對於長毛,我真的沒有抵抗力及免疫力啊。他現在距離我好近好近,近到我好慌張,不知道該推開他還是持續這樣。


舞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