渾渾噩噩的走回家,我甚至不知道我是怎麼走回來的。

才正準備掏出鑰匙開門,就聽見有人在呼喊我。

「靜萱、靜萱!好加在,總算追到妳了!」瞄了心渝一眼,她一副剛參加完馬拉松大賽回來的樣子。

「怎麼了?有事嗎?」我的聲音很冷,冷到自己都覺得莫名其妙。

她楞了一會,說是先進門,再來談談。而我也無意識的被她推進門。

「我剛剛在路上看見妳,妳是怎麼了?」我怎麼了?連我自己也不知道。

「妳不知道自己怎麼了嗎?我剛剛看妳過馬路,心臟都快跳出來了!」換口氣,她繼續飆,「明明號誌就是紅燈,妳還走過去,一旁的路人都傻住,卻來不急拉住妳,而妳就這樣無神地走向馬路中央。」

依舊無言的看著她,我覺得她應該還沒講完。果然,又繼續開講,「後來有輛車直直往妳開過去,妳不躲也不閃,就只差那麼一點,妳就魂歸西天了!」

聽起來很像是小說裡的劇情,卻是剛剛幾分鐘前我所遇到的意外。感覺很不真實,像是沒發生過一樣。

「要不是禹宸跑來找我,說妳好像有點怪怪的,我還不會目睹妳差點發生意外咧。我講了那麼久,妳倒也是說句話啊。」

盯著心渝,我緩緩吐出一句話。

「長毛好像有女朋友了。」

心渝張大嘴,瞪大眼,跟我一起啞口無言。「妳說什麼!再說一次!」

「我說,長毛好像有女朋友了。」我講的很認真,而心渝除了呆楞之外還是呆楞。

「我不相信!他那麼喜歡妳,哪有可能說交女朋友就交女朋友的。」

白了她一眼,「妳哪隻眼睛看到他對我表白了,妳哪隻耳朵聽到他說喜歡我了。」

「唉呀!反正他就是喜歡妳,不管不管啦!」現在是什麼情況,哪有人說一我就是做一的。非要挑二咧。

「那妳說啊!妳怎麼認為他交了女朋友了!」

耐著性子,我把下午的事情都告訴心渝,而她的臉色也由一開始的擰眉變成舒坦。到最後,她甚至開始放聲狂笑。我不禁開始擔心我們家的隔音是不是很好了。

「靜萱小乖乖,我告訴妳喔,如果妳真的因為這樣就判定毛先生有女朋友了,那妳會斷送妳的幸福唷。」

什麼嘛,講的那麼嚴重。那時一接到,就真的感覺佩琪已經是……嘟著嘴,我索性轉身不理她。

心渝挨過來,「如果那麼在意,何不自己問毛先生呢?」

要我自己開口問長毛?那還不如叫我去死來的暢快。打開從下午就關機的手機,裡頭的留言數多得快塞爆容量,說不定,等等手機就砰的一聲,化為烏有。全部都是長毛的留言,看的我傻了一會。

「靜萱,妳找我嗎?佩琪說妳打電話來。」你總算知道我在找你囉。

「不要不開機,佩琪說和妳通話到一半,無緣無故就斷掉了。」是我自己按掉的,別怪愛國者。(中華電信)

「該死!妳是不會開機嗎!我等妳的電話等到快瘋掉了!妳是不是出了什麼事情!」

每聽長毛留的留言一次,我就在心裡回覆他一次。聽到最後一通留言,長毛已經飆出不良字眼了。

「怎麼?盯著手機發呆?」心渝從廚房摸出兩顆蘋果,抬手將其中一顆丟給我。

「沒,聽長毛的留言。」

心渝咬了一口蘋果,從我手上摸走手機。「嘖!他找妳找到快瘋掉囉!」

從她手中搶回手機,再度用力按下那顆紅色按鍵。不以為意的把它扔到沙發上,按下電視遙控器,我悠閒的開始看起電視。心渝則是張大著嘴,張大的程度可塞下一顆蘋果。

「妳還關啊,妳不管毛先生了嗎?天,我要昏了。」臥在沙發上,我抬眼看她上演西施捧心的戲碼。

「要昏了嗎?要不要幫妳叫救護車?」我甚至已經拾起話筒,準備撥打急救專線。

「呸!不要詛咒我!但是,妳真的不理毛先生了嗎?」

盯著電視許久,我告訴心渝,讓我想一段時間後,我自然會跟長毛聯絡。心渝無可奈何,只有跟著我一起看電視。表面上我看起來很平靜,實際早已掀起滔天巨浪。

就算我跟長毛聯絡了,我又能說什麼?難道我要說,我覺得佩琪是你的女朋友,因為她接了你的電話。或者是說,我吃醋,我討厭有別的女生接你的電話。我想,不論我講哪一種,長毛應該都會驚嚇到關機吧。

許久沒有去聊天室晃了,是不是在這段期間,長毛跟佩琪,有了進一步的的交往?

我沒有忘記,佩琪她對於長毛,有著相當大的好感。就只差她一個告白,就只缺長毛一個點頭。

如果有那一天發生,長毛將不會再有多餘時間陪伴在我身邊。不會再有多餘的精力隨著我東奔西跑。而他那頂銀色的安全帽,也不再是專屬為我的……

舞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