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保險套?」

媽呀,這個東西我都還沒實際看過咧,長毛竟大言不慚的告訴我他買保險套。

「嗯哼,保險套,保護又鞏固保險電腦不被灰塵威脅的防護套,叫保險套。」

長毛,你什麼時候跟那個王八蛋阿宇一樣那麼的欠揍了……

手上的熱茶正在蠢蠢欲動想脫離我手中,而我也很想把它扔出去。

長毛無辜的跟我說,他只是想長話短說而已,他沒有錯。

這樣說來,千錯萬錯又是我的錯了?因為我不小心想歪了,唉……

「那我想問妳。」我嗯了聲,「今天那個男生是誰?」

一時還想不起是哪個男生,長毛提醒我是個長相斯文,穿著格子襯衫的那個。楞了一下,呃,長毛問的那個男生,不就是極品禹宸嗎。看著長毛好整以暇的喝著不知道第幾杯茶,我則思考著該怎麼回答他。

是朋友嗎?不算啊,根本不熟;不是朋友嗎?也不對啊,至少我知道有他這號人物存在。

「呃,他喔,他是凶神惡煞。」

我似乎看見長毛那口還沒吞下去的茶水想要再度出來呼吸新鮮空氣的樣子。等長毛吞了下去,也咳嗽完了之後,我也大概知道他下一句會說什麼,他一定會反問我說什麼,之後再狂笑。

「妳剛剛剛說什麼?凶神惡煞?哈哈哈,我沒聽錯吧,我的媽呀!哈哈哈!」看吧,我就知道。

「我就是講凶神惡煞沒錯啊,你有意見喔?」

「沒有啦,哪敢有意見,哈哈哈!」

看你光笑就都沒有時間了,哪裡還會有意見。

長毛放下那個已經讓他喝了很多茶水的杯子。說時間不早了,他該回去了。

突然想起長毛的外套還沒還給他,對他叫嚷著等我一會,外套要拿來還他。

回到房間,任我怎麼翻就是找不到長毛那件黑色外套。

「奇怪了,明明就在房間,會放去哪?」

最後猜想是心渝的惡作劇,在枕頭底下翻出那件外套。

當我走回客廳,長毛已經不見人影,唯有那壺沖泡多次的茶壺依舊冒著熱氣,旁邊長毛剛剛用過的杯子下壓了一張紙。

「笨蛋靜萱,妳找件外套找那麼久,大概注定它還要繼續待在妳這一陣子。如果妳找著了,就先替我保管吧。天涼時,妳自己也可以拿來穿。等不及妳的龜速,所以我先走了。很感謝妳今天的晚餐。P.s:妳的手藝真不是蓋的。」

盯著紙條上那龍飛鳳舞的字跡,感覺又好氣又好笑。說到底還是要我把外套放在我家嘛。還講什麼注定。實在是有點無言。

把長毛的外套抱在懷裡,環繞在鼻間的,除了長毛慣抽的Marlboro淡淡煙草味。頭一次,我有種幸福的感覺。


當心渝打開房門,轉動她骨碌碌的大眼,並探頭探腦的觀察長毛離開沒了時,那副模樣讓我啼笑皆非。

「回去了啦!還在看!就算還在也被你嚇跑了啦!」笑著敲敲心渝的頭,希望她別繼續搞笑。

「啊!回去了喔,我還以為有好戲可以看咧。讓你們先培養氣氛,之前再……嘿嘿,唉唷,幹嘛打我?」

「誰叫妳滿腦子壞思想!真是的。」

是不是該慶幸剛剛長毛摸我的頭的時候,心渝沒看見,不然我會被逼問逼到死。

「妳幹嘛臉紅,剛剛有發生什麼事情吼?」看著一臉奸笑的她,我想,我該把茶壺扔向她嗎?

「哪、哪有發生什麼事情,妳想那麼多幹麻。」

「是這個樣子嗎?」

這女人,是惟恐天下不亂是嗎,非要頂著一張很懷疑的臉來看我嗎?急於逃竄來避免這個問題,拎著長毛的外套跑回房間。

才剛一踏進房間,就看見手機正在大肆的跳著凌波舞,在桌上搖擺著。瞄了一眼冷光板的顯示,有一點不太想要接起來,但是不接,又會遭受奪命連環摳的命運。

顫抖的接起手機,阿宇那三八的聲音就立即傳了過來。

「靜萱啊,我聽說……長毛跟妳一起回家唷?」

這又是誰造的謠了?長毛剛剛才從我家離開而已。肇事者也知道的太快了吧。

「是又怎樣,不是又怎樣,你想說什麼啦!」對著話筒哇哇大叫,彷彿已經成了我的習慣。

「是的話,當然很好啊,告訴妳,妳跟長毛怪能成為一對,是我們大家的心願;如果不是的話,當然是想辦法讓這個八卦願望成真啊。妳知道嗎,對於你們兩個能在一起的事情,我可是舉雙手雙腳贊成的喔。」

啊啊啊,感覺有一群烏鴉從我頭頂上飛過去,現在戲是演到哪一齣了,我依舊是一頭霧水的情景。

大家都那麼看好我跟長毛?而謠言又早已沸沸揚揚的流傳千百遍了,我這個當事者彷彿還置身事外。長毛早就知道了嗎?只有我不知情;還是我們兩個都呆呆地被送做堆。

「你們就那麼篤定我跟長毛會在一起喔,想太快了吧你們。」

「會啦會啦,你們在一起只是時間的早晚罷了,有人下注妳會在下一個月被長毛追走,甚至有人賭妳的初吻喔。」

這群要命的傢伙,什麼事情不做,專做一些濫事,還賭我的初吻咧。

「賭我的初吻,你叫他們去死啦!黑白亂賭。」

「要去死的話,那連我也要一起去死喔,還有雪兒、阿藍他們一起去喔!」

納悶為什麼連雪兒他們也要跟著一起去,而阿宇大笑的回我,他們那一掛的人,竟然全都下注了。

舞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