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公告看這裡】

♥ Blog隨心經營中。
♥ 目前作品以「短篇/微小說」為主,更新地點首發於FB粉絲團「舞小風的故事書」。

♥ 陳年舊作的食記中的死圖皆已翻修更換新網址,但只保留了前三名最多人觀看的食記。
「我剛剛看見有咖哩了,我要吃咖哩飯。」說完這句,他又捲回客廳去看電視,偶爾還發出很狂的笑聲刺激我。

繼黑線之後,青筋在我臉上飆舞,這傢伙,明明就是不滿我剛剛故意重複他的話嘛,還扯那麼多。

就在我努力在廚房揮汗如雨下,與鍋碗瓢盆戰鬥,而隨時都會有柴米油鹽醬醋茶來助陣時,長毛又涼涼的傳來一句,「要有湯喔,不然光吃飯喉嚨會很乾。如果有味噌湯會更好。」

我盯著鍋裡不斷滾動的咖哩,思考著該不該把這一鍋直接倒在長毛身上。來個「現煮咖哩長毛」滋味應該很不錯。還是直接川燙更快,省得我麻煩。

而正當我拿起另一個鍋子要煮湯時,耳尖的聽見大門鑰匙孔插入鑰匙轉動的聲音。還來不及衝到大門,長毛竟很乖的去幫忙開門,我都快昏了,你還去幫開門,天啊!

開門回來的當然是心渝,如果是我媽拿著備份鑰匙來看我,看見長毛,那我一定是死無全屍的。

而心渝看見長毛,除了呆楞還是呆楞,直到長毛抬起手跟她說了聲:「妳好。」……她才像被啟動開關的機器人一樣,有了常人的動作。

「他、他、他……」跟長毛互看一眼,我們等著心渝的下文。只是她就算是張大了嘴,也還是講不出一句話來。翻了翻白眼,我要長毛自己先盛飯吃,就把心渝拖回房間去。

才剛關上房門,心渝就開始哇哇大叫。

「原來妳說的朋友是毛先生,哇!竟然丟下我去約會。」

「是雪兒啦!一開始遇到的是雪兒。吼!妳幹嘛不相信喔!」

我們開始互瞪,直至長毛輕敲了門,問我可不可以續碗,才結束我跟心渝這場無聊的爭執。

「妳還煮晚餐給他吃?我都沒有的喔。嗚……」

難道之前那些我做菜的日子,妳都是只負責吃不記得我的好嗎?這死沒良心的,做個咖哩飯感謝人家兩次送我回家也不行嗎?

「我沒有不做妳的份喔,妳可以現在出去跟長毛搶,而且我有帶回妳要的Cappuccino。」舉著雙手,我投降了。

「我才不敢跟毛先生搶妳的愛心晚餐咧!」心渝吐了吐舌頭,「我不怕被妳打,只是毛先生看起來一副很兇的模樣。」

長毛一臉很凶狠的樣子?那那些黑道大哥,是不是可以改行了?長毛這樣的臉都可以嚇到人了,何況他們……叮嚀心渝先待在房裡,不要出來,避免她看到長毛又不知道會招了我之前做了什麼好事。

回到客廳,長毛還在看電視,甚至是很悠閒地在看七點新聞,只是他面前桌上散落著一片杯殘狼籍的模樣,破壞了愜意的畫面。

雖然看見快見底的電鍋時,早已有了心理準備,不過還是覺得黑線在我臉上溜著華爾滋。

「你是豬喔,那麼會吃,電鍋都要見底了。」不滿長毛將糧食啃食的快清潔溜溜,我努力洗刷殘骸。

「可是我很餓啊,而且誰叫妳手藝出乎意料之外的好極了,讓我欲罷不能。」

唷,這樣說來,我廚藝好是我的錯囉?而你吃的多也要怪在我煮得太好吃了?臭長毛,這什麼鬼邏輯,明明就是自己愛吃,但是愛吃又吃不胖,這才是真正令人生氣的原因。

盯著長毛削瘦的背影,掃了一眼旁邊剛剛拿來威嚇長毛的屠狼刀,我再次考慮要不要把刀扔向他。

「泡杯茶來吧。順便坐下來聊聊。」還泡茶聊天咧,想喝茶才是重點吧。

不甘願的拿出茶葉,為了不讓自己在廚房上演天女散花,還是認命地把茶泡好。把兩杯茶放在桌上,我叮囑長毛不要在我那杯茶動手腳,而他笑笑的說我想太多了。

才端著一盤長毛很好心,大恩大德留下的咖哩飯給心渝。心渝邊吃著咖哩飯,邊問我長毛什麼時候離開。我說不知道,或許等他喝完茶就會離開吧。

嘴裡含著湯匙,心渝開玩笑的問我,如果長毛今天要留下來過夜,我要給他睡哪裡?賞了她一拳,在心渝那聲,「我覺得他比那個極品好一百倍耶!」的叫喊下,離開她的房間。

講到那個極品,還真是心有餘悸。他分明就是認定我是一個很有趣的人,才會一直跟著我。嘖!想到那個人就是一陣雞皮疙瘩,還是不要想好了。長毛的視線很困難的從電視上拔除,進而轉移到我身上。

「妳在發什麼呆?過來喝茶吧。」

呃,講的好像茶是你泡的一樣。長毛輕吹了熱燙的茶一會,才小口小口的啜著喝。

「我沒想到妳的手藝那麼好,我原本打定主意今天會拉肚子的說。」

「我沒想到你的食量那麼大,我原本打定主意今天要吃好料的說。」

長毛挑起眉,那副樣子,一定是在想:「敢跟我抗議,能吃妳做的食物就是妳最大的榮幸了。」

「妳手藝那麼好,是什麼時候開始下廚的?」長毛喝了一口茶,「而且妳的技術很純熟,完全不像第一次做菜。」

耶,你不是一直都在看電視嗎?還知道我技術很好唷。

「我從國小四、五年級就開始煮菜了。平時看著媽媽煮,自己自然而然的就會了。而且小時後,爸媽又時常出去,根本不在家,自己學著下廚,練經驗又可以存錢,爸媽給的零用錢通通拿來存。」一口氣說完這一長串,忽然發覺自己好像講太多了。只好低頭喝茶。

「妳果然是乖乖牌那一種,真想看妳什麼時候會叛逆,只是現在妳好像已經過了青少年期了。」

我覺得我今天一直很想把一些東西丟向長毛,像現在我手上這杯熱茶,也想脫離我的掌握了。

「但是妳今天又讓我跌破我的眼鏡。」納悶的看著他,「妳的廚藝真的讓我嚇到啊,現在會在廚房揮汗的年輕女性已經不多了。」

「是這樣子嗎?我覺得能做菜是件很幸福的事情啊,也很快樂。」

「妳真的跟我認識的其他女孩子不一樣。」長毛笑著揉亂我的髮絲。

對於這樣有點親暱的舉動,我微紅了臉。整個客廳彷彿籠上一層曖昧的氣氛,尷尬的不知道該說什麼。

「對了,你今天跟阿藍去買什麼啊?」

好不容易找出話題,期望長毛別再有什麼舉動。無視於長毛遞過來的杯子,我只為我自己的杯子注滿茶水。長毛瞪著我,打死不肯自己動手舉起那個他覺得有千斤重,而我拿起卻是無重量的茶壺。

輕嘆口氣,抓起長毛的杯子,嘩啦啦的一下就給他灌滿,讓他喝個夠本。

「買一些男生會要用到的東西。」眨了眨眼,他這個回答,答的模稜兩可。而且他這句話說得格外引人遐思,不知不覺會想往歪的地方聯想。

「你們男生會要用到什麼東西?」很白痴的問題就從我口中問出。

「例如,保險套?」瞪大眼,我原本以為他會說機車要改裝的零件或是其他的。結果他竟說是保險套……

舞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123
  • 怎麼 一下子又看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