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著學校的期末考,忙到昏天黑地,也快變成大陸國寶之一。但總算熬了過去,也得到老師的鼓勵和肯定。

「不公平啦,妳都跟毛先生出去玩到昏頭,還考的那麼好,我很乖沒有出去玩,為什麼還是輸妳一截?」心渝跟在我屁股後面對我哇哇大叫,我選擇裝做聾子,什麼都不知道。

但為了避免發生向上次一樣的事情,我轉頭警告她,不准再大聲嚷嚷,不然三姑六婆又要來了。

「要我安靜可以啊,先答應我一件事情。」瞄了一眼她那依舊閃爍著純真的眼神,我心生不祥預感。

「什麼事情?」

「跟我去聯誼。」

果然不出我所料,聯誼女王就是愛聯誼。但是為了封上她嘴巴,也隔絕她在抗議我期末考考的比她好。我做了一件蠢事,雖然事後我很後悔,但我還是答應跟心渝去那撈什麼子的鬼聯誼。


坐在茶店裡,像奇珍異獸一樣給人看,真的是……很討厭。搞不懂為什麼就是有人喜歡做這種事情,被當動物看很值得嗎?轉頭看向一起來的女同學甲乙丙,瞧她們一個比一個嬌羞,活像把這場聯誼當作相親大會了。

再轉頭看向心渝,一臉專注的模樣,像極了在商場打滾的女強人。如果把這種專注放在課業上,這次考試說不定會贏我。對於聯誼實在是沒有興趣,而我也沒有興趣看兩三朵桃花在我面前綻放,還有一個女強人在散發殺氣。

問我聯誼的男生咧?哈哈哈,遲到了,本小姐第一次參加聯誼,就遇見遲到的男生。遲到並不可恥,但是讓女生等待,就是覺得有一絲不高興。

隨著門上掛著的風鈴清脆地叮噹了幾聲,有幾個男生魚貫而入。心渝一看見他們,很高興的招了招手,順便小小聲的告訴我這次的都是極品。而我旁邊的這幾朵三月桃花一看見這些所謂的極品,更是紅艷到快滴出血似的。

真的是極品嗎?抬頭掃了一眼,像是審視物品一樣。掃完一圈,隨即垂下眼。什麼極品,我看是劣質品,個個一副獐頭鼠目的模樣,垂涎花朵也不是這樣一個垂涎法。

坐了將近十分鐘,被對面的老鼠看的不是很自在,我悄悄跟心渝說要去洗手間。

在廁所蹲了很久,覺得大概有臉色去面對那些色老鼠,正準備回到位子時,聽到有幾隻老鼠在竊竊私語。

「欸欸,今天的貨色很正喔,有兩個超正點的。」老鼠甲開始發言。

「對對對,就是那個穿粉藍色衣服跟白色衣服的。」老鼠乙跟著附合。我低頭看看自己今天的穿著,去他的,那個穿粉藍色的不是在說我嗎?

被老鼠看上的感覺是什麼樣的滋味?耶,頓時雞皮疙瘩爬滿身,邊搓著手臂邊繼續偷聽。

「我覺得粉藍色那個比較正點,氣質看起來很好。」拜託,我那樣叫氣質好,真想狂笑,我那叫擺臉色。

「白色衣服的也不錯,夠亮麗活潑。」心渝啊心渝,妳也被老鼠看上了喔。

「先別說那麼多了,先回去位子,看能不能釣上她們。」

尾隨著老鼠們回到座位,發現男生怎麼多了一隻。

「欸,男生怎麼多了一隻?」

「那個是剛剛才來的,這個才真的能堪稱是極品。」

又是極品啊,我抬頭看了那個所謂真正的極品一眼,他的視線也正好與我對上。沒有激烈的火花或愛心產生,只是很平淡的對看,我撇開眼,在心裡為這個極品打上八十分。

「欸,禹宸,怎麼樣,就跟你說這次聯誼的都是正妹吧。」

還是第一次佩服自己我聽力這麼好,隨便聽聽就可以聽到這些亂七八糟的言語。禹宸,是那個堪稱極品的名字嗎?感覺還蠻不錯聽的,至少比長毛好聽多了,嘻。突然覺得有許多探照燈往我這打轉,我抬起頭,每隻老鼠和每朵花,包括心渝和那個極品都一臉好奇的看我。

「笨靜萱,妳幹嘛突然笑啊!」

呃,我笑出聲了嗎?難怪大家一直看我。清了清喉嚨,我朗聲說了句坐在這那麼久,第一句也是最後一句話。

「待不住了,我走了,掰。」

接著,在大家呆楞的注視下,我被恭送出去。只是我還未踏出門口,後頭又是一陣騷動。那個被堪稱是真正極品的,也起身往我這走來。

「喂!禹宸,你去哪啊?」

「我跟這位美女一樣。」極品掃了我一眼,別有深意的說。

「我也待不住了,我走了,掰。」

這傢伙是怎麼搞的,幹嘛跟我一起走,而且還學我講話。我瞪著他,他卻突然咧嘴一笑,拉著我的手就往外邊走。


「放開、放開我啦!你是沒聽到喔!」走在人行道上,我沒氣質的對著前頭自顧自的拉著我走的極品大叫。

「我聽到了。別叫了。」他回過身,放開我的手,卻往我臉上一捏。今天是愚人節嗎?為什麼一堆莫名其妙的事情發生在我身上。甩開極品的手,怎麼會有人如此大膽無理,我還是他第一次見面的人耶!

「你太過分了吧!憑什麼動手!怪人!」

氣極了,我掉頭走人,沒想到這個極品竟是如此沒有禮貌。而且,他很像長毛。就在剛剛極品捏我的臉的時候,我感覺好像回到第一次跟長毛見面的模樣。我也是這樣大方溜走,長毛跟在我後面,然後也是伸手捏我的臉。但是,這個極品並不是我所熟悉的長毛,他只是一個陌生人,沒有資格對我這樣做。

「喂!別那麼開不起玩笑啦!我只是覺得剛剛妳那樣灑脫的離開很率性而已。」

我回頭,對於他現在這樣慌張失措的模樣與先前那樣霸道冷漠簡直是兩極化的發展感到啼笑皆非。

「你幹嘛裝無辜啊,好像一隻落水狗喔,嘻。」不是我愛落井下石,而是他這副模樣真的很可愛。

「妳不生氣啦,還好還好。我禁不起嚇的。」

這傢伙,除了跟長毛一樣霸道之外,竟然又融合了心渝的性格。這個極品,到底是什麼樣的一個人啊。長毛跟心渝是我最無法拒絕的兩個人,而這個人……怎麼讓我有種大禍臨頭的感覺。這個極品簡直是個笑面虎嘛,再這樣繼續跟他在一起,遲早會完蛋。

無法在直視極品臉上雖掛著和善的笑容,眼神卻是犀利無比的模樣,我二度轉身想逃……

「欸欸,那個、那個同學,妳要去哪裡啊?該死,不知道她名字。」

誰是你同學來著了?也慶幸還好剛剛沒在那幾隻老鼠面前自我介紹,不然這下被他大聲嚷嚷,我連一絲尊嚴都沒有了。繼續往前大步行走,而後頭那隻極品也繼續跟著我,如此緊迫盯人的情勢,超想瘋狂大叫的。

在一個轉角處煞車不及,迎面撞上從另一頭過來的人。而後頭那個害我撞人的罪魁禍首,才假好心的跑來安慰我。

「妳沒事吧?怎麼無緣無故跑去撞人呢?」天殺的混蛋,如果要真心安慰我的話,你那嘴角邊的笑容就不要該死的出現了。

匆匆低頭跟被我撞的人道聲對不起,我繞道而行,而後頭一道聲音卻讓我停下腳步。

舞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