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網上的朋友抓出來逛街,心渝不能跟,只能很哀怨的顧家,但大小姐還是不忘吩咐我記得帶好料的回去。

然而,跟網友出來逛街,聊的事情也大多會牽扯到聊天室,況且年紀都跟我不相上下,大多都是處在對愛情抱著憧憬的女生。咳,而我這隻在異性及同性間都吃的很開的老大,自然而然就成為被她們審問的對象。

「靜萱,妳覺得我們這一圈內,哪一隻男生比較可靠啊?」抓我來逛街的馨婷開始審問我。

「呃,妳問我這個,我該怎麼講啊?」

支支吾吾講不出半點東西,旁邊有人開口了。

「我覺得是阿宇耶。」一臉嬌羞到可媲美三月桃花的立涵嬌聲說出這句讓人傻眼的話。

阿宇,我很熟,熟透的程度是可以煎蛋的,但還不至於是長毛那種可以煎厚牛肉的。一個比長毛還要痞,臉皮比長毛厚,說話毒死人不償命的一個傢伙。而立涵這小可愛竟然欣賞阿宇這無敵厚皮披薩。

「立涵,妳確定是阿宇嗎?」吞了口口水,我吶吶的開口。

「沒錯。」她還很肯定的點了點頭,「他對女生都很溫柔,好貼心。」

很溫柔,好貼心?不怕造成爛桃花嗎?發誓,回頭勢必要砍了阿宇這殘害國家幼苗的傢伙。

「我覺得是阿藍。」哇咧,又一朵三月桃花再現。此朵花是雪兒。

「阿藍?」我悶悶問小雪,而她的答覆跟立涵一樣,很肯定的對我點頭。

阿藍跟阿宇,拔得頭籌的絕對是阿藍。你想想,一個風流痞子哥跟一位風度絕佳的溫和紳士,我一定選阿藍。矛頭準向還未供出欣賞的人物的佩琪,大夥兒眨著期待的眼睛,紛紛對她射出快招了的光波。屏息等待期間,我也想了想我會欣賞誰,但左思右想就是那一個人。

「長毛……」開口的不是我,雖然我剛剛想的也是長毛,但就是不是我。瞥向聲音來源,是剛剛大家都很期待的佩琪,只是,她剛剛說了誰,我好像有點聽不清楚。

「呀,是長毛喔,佩琪妳很會挑喔,長毛不錯,嘻。」唷,原來長毛在別人眼中這麼有價值,我都不知道。

「對對對,長毛感覺很不錯,對人都很好。」是這樣嗎?為什麼我覺得他都欺負我?好在哪?

「但是長毛比較常跟靜萱在一起吧。」呃,怎麼轉到我身上了,我還想繼續聽妳們的愛情大剖析耶。

「說的也是耶,長毛比較疼靜萱妳喔。」呃呃,越來越離譜了,我好想逃走喔。

「他哪有常跟我在一起啊,只是比較聊的開而已啦。」我揮舞著雙手,努力解釋。

「是-這-樣-子-嗎?」哇啊啊啊,不要全部異口同聲的懷疑我啦。我真的是無辜的。

「真的是這個樣子啦,不要一直問啦!」嗚,誰來救我。

一陣悅耳的鈴聲很適時的解救我的窘境。

馨婷接起電話,輕聲開口,「喂。嗯,我是,阿宇?」,她看看立涵,而立涵也很緊張的看著她。「蛤,你們幾個大男人在一起喝茶?老天,不要笑掉我大牙了,呃,是真的喔,在板橋XXX?等等!什麼叫你們幾個男生打牌很無聊,叫我帶幾隻美眉過去,喂!林振宇!」馨婷突然大吼,我猜想一定是阿宇直接掛掉電話。

「阿宇說他們幾隻公的在XXX無聊,要我帶母的去,去他的!誰理他啊!」如此忿恨不平的語氣,我也有同感啊。

「那我們過去吧……」立涵此話一出口,不只其他人,就連我也瞪大了眼。

「妳妳妳,妳真的要去喔,我們現在在桃園耶,小姐。」馨婷受不了立涵就這樣判定我們去當陪客的命運而不爽。

「我也想去……」另一個想要我們去當陪客的是雪兒。想當然,一個想去見阿宇,另一個當然是阿藍。

「那妳們去喔,時間不早了,我也該……」

話還未說完,馨婷就出口攔阻我。「靜萱,要去就一起去,嘿嘿,妳不可以偷跑喔!」

呃,這麼又這樣,我可不想去當陪客耶。

「由不得妳說不!」

這這這,這是什麼世界了,這四個女人居然集體綁架我,媽呀……


咳,場景跳躍至板橋車站,我這個被綁架者很可憐的窩在牆柱邊,邊啜泣邊顫抖。呃,啜泣是假的,但是我真的在發抖。因為今早出門前,心渝跟我說天氣很好,而我天黑前應該就會回去,要我穿少一點,不然會很熱。誰知道,我非但天黑了還未回去,而板橋這兒的氣溫似乎又低了許多。

阿宇跟阿藍說要先來載走兩隻,就讓我們這幾個嬌滴滴的女生在冷風裡等待他們。風越吹,我越是把自己縮的越緊。頭也開始昏了,四周好冷,我卻開始發熱、發燙……而阿宇他們又不知道死去哪了,是騎到桃園去了嗎?

幾分鐘的車程到現在還沒到。好不容易等到那兩隻烏龜騎來,我也已經是水深火熱外帶冷熱交加了。

「嘿嘿,中途出了一點意外啦,等很久了吼。」還嘿嘿咧,死阿宇,我現在連呸你一聲的力氣也沒有。

「那是哪兩個要先給我們載過去?咦?靜萱,妳怎麼了?」已經在昏昏沉沉了,但我還認的出是阿藍溫和的聲音。

「沒事啦,想睡覺了而已。」要命,這時候顧忌什麼面子喔,真想一拳揍昏我自己。而大家只是狂笑成一團。而阿宇還拍了拍我的頭。

「靜萱啊……」嗯?拉長尾音,一定是要損我。

「睡太多會變豬喔。」阿宇這句話,獲得大家的笑聲及我的瞪視。

之後,當然是按照某兩人的計劃由阿宇載著立涵,而雪兒給阿藍載的計劃而走。我跟馨婷、佩琪則是給運將小黃載往目的地。

到了那,還沒看見那兩輛烏龜車,好小子,是把我們那兩個可愛美眉載去哪裡了?馨婷則是推著我,要我先進店內,因為她覺得有點冷了。冷?我倒是不覺得,我都已經快要蒸發了,哪還會冷啊。

一推開門,迎上來的是親切可愛的服務生,問了我們需要些什麼,但還未看到熟人之前,還是先說等會。轉頭望向店內,我看見一個很熟的人,很熟很熟的人,長毛。

我站在原地不動,而走在我後頭的馨婷則直直的撞上我的背,我倆一起痛呼。雖然叫聲很好笑,但成功的引起長毛的注意。

長毛看見我的反應比我看見他的反應還要大,呃,應該說是劇烈。他一看見我,嚇的突然站起來,還順勢把椅子弄倒,發出砰的好大一聲聲響。我想,如果他再激動一點,他大概會翻桌吧。不過他當我是恐龍嗎?還是外星人ET了?嚇成這樣。讓我有點生氣。

馨婷則是瞠目結舌的看著長毛,再轉頭看向我,我考慮著是否要在她腦子有幻想的時候制止她。

「你們兩個……」看吧,我就知道,馨婷這一問句代表她已經先發幻想了,我來不及阻止。

「我沒事,有事的是他喔,是他一看到我就像看到恐龍一樣。」我忘了這裡是公共場所,直接對著長毛大聲嚷嚷。旁邊些許笑聲此起彼落,店內的客人都帶著笑意看著我跟長毛演出「有一天,我遇見一隻恐龍」,長毛大步走過來,把我拉到外面。

離開時,整間店還詭異的爆發出掌聲跟口哨聲,是我聽錯了吧。

「你幹嘛,這樣把我拉出來反而更像做了壞事耶」我盯著長毛的背影,發現他的耳根子紅的跟蝦子熟透時一樣。

「什、什麼做壞事喔!妳跟我光明磊落的,哪、哪有什麼壞事!」唉呀呀,真可惜我現在沒有帶錄音機,可惜。

「那你幹嘛一直背對著我,你做了壞事嗎?」我話才剛講完,長毛就立即轉身過來,害我有點嚇到。

「妳嘴角邊的笑意是怎樣,膽子真大,敢笑我。」喂喂,君子動口不動手的啊,不要捏我的臉。

「不要拉…嗚…拉我的…嗚。」可惡,臉頰被捏又被拉,我連話都講不清楚。

「不要拉什麼啊?我聽不清楚。」哇啊啊啊阿,哪有人這樣欺負人的。

氣不過,我狠狠的踩了長毛一腳。他痛的大叫,而我當然也沒空再笑他,趕快跑回店內。我前腳才一踏進店內,長毛後腳就跟著走進來。

整個畫面看起來就很曖昧,尤其是在長毛拉我出去之後,整個店內的人都認為我們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舞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