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公告看這裡】

♥ Blog隨心經營中。
♥ 目前作品以「短篇/微小說」為主,更新地點首發於FB粉絲團「舞小風的故事書」。

♥ 陳年舊作的食記中的死圖皆已翻修更換新網址,但只保留了前三名最多人觀看的食記。
天天都是上課,不然就是上網。其他時間歸納於睡覺跟吃飯,一丁點時間是在廁所。就這樣日復一天,也是會煩的。

「每天日子都過的很無聊。」我對著心渝喊出我的心聲。

「妳現在不會無聊啦,畢竟在我的調教之下,妳對電腦操控已是得心應手,無聊上網去晃晃,況且妳現在聊天室的朋友一大堆,還有那個毛先生,妳不會無聊的啦。」她接的很順口喔,我想。

毛先生,是心渝對長毛的稱呼,她說這樣的暱稱很好玩。不會跟長毛有電腦連線以外的接觸,也就隨著她了。

「不然妳來跟我去聯誼,就不會無聊啦!」心渝突然轉頭問我。

「不!我寧願在虛擬國度跟長毛開世界大戰,也不要去那撈什麼鬼的聯誼。」

「嘖嘖!妳這孩子,只要毛先生的喔,我都不用管的。」對於我打死都不會去聯誼的心態,心渝無言以對。

「不管妳了啦,我就是只要長毛啦!」

喊完這句話,我隨心所欲,打開電腦,連上線尋找長毛去也。真是見鬼了,長毛竟然不在線上,不論我如何睜大眼、揉眼睛,就是看不到長毛白痴的言語及我熟悉的ID。

等了許久,連一根毛都沒等到,正準備下線,有個不太熟的ID密我了。我知道他是誰,他是阿藍,長毛的好友之一。

對於阿藍,我的印象不是很深刻,但是他給我的感覺很好。阿藍是個成熟穩重的人,跟長毛比起來簡直是雲泥之別。

「靜萱,妳有看到長毛怪嗎?」

別問我為什麼阿藍會知道我的名字。如果沒有那個大嘴巴長毛的大肆宣揚,或許我不會那麼有名……

「沒有耶,我沒看見,你知道他去哪了嗎?」

「我也不知道他跑去哪了,電話打了不接,也沒上線……」

長毛不接電話?怎麼可能,之前他給我他的號碼的時候,還很三八的告訴我要常常打,除非他有意外,不然是不會不接的。

雖然長毛的電話號碼被我抄在一張紙條上,而那張紙條目前正沉睡在我抽屜深處。長毛啊長毛,你現在不接電話,是不是代表你有意外了呢?

對於腦中突然靈光一閃的念頭,我愣住了,我在擔心長毛?怎麼可能,哈哈哈……

只是,長毛到底去哪了?問了許多朋友,沒有人知道。

長毛莫名奇妙地消失了很多天。而不想跟心渝去聯誼的我,也莫名奇妙地無聊了好幾天。長毛消失幾天,阿藍就陪了我幾天。

雖說是跟我ㄧ起哈啦,實際是一起等待長毛的凱旋歸來。

但是我們等了很久,毛先生依舊無聲也無息。一兩個星期過去了,原本堅持等待的信念也化為烏有。

「欸,阿藍,我懶得等了,搞不好他正在哪邊逍遙快活咧。」按捺不住時間流逝的我,開始對阿藍抱怨。

「可是他電話都沒接耶,妳真捨得就這樣不等他了嗎?」阿藍反問我。

「呃,你這樣子的語氣好像我應該要等他的樣子。」

對於自己為什麼要等長毛歸來。詳細情形我自己也不是很清楚,就暫時給他歸類在因為我很無聊好了。

「我可沒說妳一定要等喔,但是我看妳好像因為長毛怪不在,感覺有點灰色灰色的。」什麼灰色灰色的,我瞪著螢幕裡阿藍那閃亮的ID。

「不過話說回來啦,長毛倒是挺疼妳的。」我呆住,什麼跟什麼啊。好曖昧的語氣啊。

「藍先生,請問你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什麼什麼意思,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啊。」這下不只傻眼,連三條黑線也跑來跟我作伴。

「他常常跟我說起妳,說妳如何如何的。」

呆在螢幕前,任由阿藍長篇大論的敘述長毛與我的事情。阿藍講的很高興,卻遺忘了一件事情。

我們目前正在聊天室裡,而且是公開的聊。許許多多的路人甲乙丙丁被我們的談話內容吸引,紛紛跑來參一腳。

「欸欸,你們口中那個長毛,是不是就是那個在這裡很有名的那一個?」

長毛在這就唯獨這一隻,還會有誰? 阿藍跟我一起無言。

「不然還有哪一隻啊?」我反問路人甲。

「總是要確定一下啊。」是要確定什麼,確定他的頭毛是長是短嗎?

「妳,跟那個長毛是什麼關係啊,感覺你們很要好喔。」路人乙開口問我。

「朋友關係。」

「曖昧關係。」

咦?曖昧關係,好像有一點……不對啊!曖昧關係是誰講的!哪個人存心搞鬼?

「聽說你們常一起出去玩,已經突破了朋友的境界!」放出謊言的是路人丙。現在是什麼情況,而這些人又是怎麼樣。

瞪大眼睛,啞口無言的盯著螢幕,我想阿藍也跟我ㄧ樣,傻眼。

「誰講的啊!我跟長毛到現在連面都沒見過,哪還會有那些無中生有的突破朋友境界!」

「是這樣子的嗎!我可是聽了很多你們的傳聞喔!」

傳聞?哪門子的傳聞,我跟長毛每天只有哈啦,哪來那麼多曖昧可想。

等等……這種語氣,非要把人逼到快瘋掉,講話快、狠、準又不留餘地的語氣,很像某個正在失蹤的人。

偷偷密阿藍,告訴他我的猜測,他說他也有感覺,受不了長毛如此地幼稚,秘密A計畫即將展開……



「先生,你認識長毛嗎,我覺得你對他很熟喔!」對著路人丙,喔,不是,是欠揍長毛,我開始問話。

「我當然認識他囉!打從他從娘胎出來,我就認識他了!」長毛,到現在還是不肯招認嗎?

「咦?這麼說,你也是叔叔囉?」

「什麼叔叔!小鬼,妳欠打啊?」看到此句,我不禁要放聲狂笑了。

「咦咦??你跟長毛好像喔,兇我時都只會叫我小鬼。」

「………」

我笑了,真的笑了,而且是狂笑,笑到不能自己。我敢打賭阿藍跟我一樣笑到前翻後仰,誰也想不到聰明如長毛,竟那麼容易就被我拐到。

「我看是你欠打吧!什麼不好玩,跑來捉弄我…」

「吼唷!妳怎麼知道是我喔!」

「我就是知道啦!哈哈哈!」

「妳該死了!!」

「………,我為什麼該死了?」

「妳偷學我的天眼通!該死!」

「………」

「欸欸,別說這個了!你是跑去哪啊,電話都打不通!」壯著膽子,我開始審問長毛。

「怎麼?擔心我啊,我會害羞。」被我呸了一聲,長毛繼續說,「就很帶賽咩,電腦中毒,手機剛好又摔到。」

我看你不用當大嘴王長毛了,你是帶賽王長毛。

「電腦怎麼會中毒?你是不是開了什麼不該開的網頁?你偷開A網吼!」

「妳欠我砍嗎?什麼叫偷開A網,妳這小鬼,非要氣死我嗎!不知道是誰,寄了一封帶病毒的郵件給我!」

冷汗一滴從我額際流過,按日子來算,那封帶病的信件,好像是……

「好像是妳喔!靜萱。我記得那天有看到妳的帳號……」

啊啊啊啊啊,被發現了。上帝啊,我不是故意的,而且長毛那麼愛欺負我,給我報仇一下啦。

「妳不要想平常妳常受到我的照顧,就回以一封病毒給我喔。」唉呀,長毛竟然凶我。

「沒啦,我哪敢」可是我好想再嘗試一次喔。

「不過,為什麼妳的電腦都沒事?」

問我?我哪知道啊,說不定哪天它就自己宣告終結了吧。也有可能長毛的電腦是虛弱那一型,而我的則是身強體壯的。

「咦,阿藍不見了。」避免被砲轟,還是先扯開話題。

「我一直都在啊,看你們兩個在鬥嘴,感覺很好玩……」

阿藍發言了,一開口就是令我吐血的字眼。好玩咧,我都快被轟死了,還不帶救兵來。三條黑線再度降臨在我臉上。

對於阿藍的話,我不是完全的肯定。

畢竟,長毛對於我,只是一個虛擬朋友,存在於網路上的一個朋友。如果有見面,才有可能破解虛擬這層關係,不過,不會有這一天的。

舞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123
  • 怡慧,什麼時候放上來的,好多喔,可以看個過癮
  • newlife0934
  • who are you ?<br />
    我的名字你打錯了。<br />
    你其他的回覆太 ... 讓我無言。<br />
    因為我不是vip 回覆數量有限制。<br />
    所以我先刪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