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心渝的一句擇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吧!當天晚上,心渝就用奇摩即時通教我如何到她所在的聊天室。

(我這電腦白痴會用即時通?當然是被心渝逼著去下載的,超級無敵悲哀的……)

不過我始終找不著心渝所說的聊天室是哪一間。而我也沒那個膽隨便進去一間瞎混。

最後,在心渝頻臨瘋掉邊緣之時,我終於找到了那間聊天室。

摸索著鍵盤,隨便打一個ID,像是阿貓阿狗還是阿珠阿花的,就給他登陸進去了。

然而就在我一進去之後,首先竄入腦海中的想法就是我想要離開!問我為什麼要離開?我可以很嚴肅的告訴你,既不是不想玩,也不是怎麼樣。

只是因為畫面太花。太多閃亮亮的字詞句子,在我面前倏而奔馳,搞的我頭昏眼花,眼前彷彿閃過些許閃亮流星。

第一次欣賞到如此激情,呃,激烈的畫面,讓我直呼吃不消啊。始終不知離開的按鍵在哪裡,情急之下,按了X鍵,我出來了,離開了差點讓我瞎眼的地方。

天啊,那裡還真不是人能待的地方,眼睛都快脫窗了,還好我出來了。

正當我心裡如此慶幸的想著。咱們偉大的心渝小姐也死命的叮我。想也知道她正在瘋狂地呼喚我回去。

當然我微弱的抵抗怎麼能抵擋心渝的惡勢力。所以我還是乖乖地妥協了。她還不准我再用那些阿貓阿狗還是阿珠阿花的名字。真是敗給她了。

想了一個很簡單又很無趣的名字,我又再度回到那個花花綠綠的虛擬世界。

不過我的打字速度實在不是我自誇,簡直可以跟龜速媲美。而也因為我的龜速,原本之前還會跟我哈啦個兩三句的人之後都像看到恐龍一樣紛紛走避。

慢慢被冷落的我,只有發呆的盯著螢幕,看看還會有誰會來可憐可憐我這個龜速人。

突然,某個ID與我對話了,對方是我第一眼就認為是個非常自大狂妄的傢伙……

「唷,小妹妹妳是新來的嗎?」白癡,腦中只有這兩個字。

「怎麼不理人唷,跟我說話啦,我好無聊喔!」

直接給他一個白眼,我選擇繼續發呆。豈料他又繼續他的騷擾,一種無厘頭的騷擾。

「怪怪,小妹妹脾氣不是很好唷,跟妳說,哥哥我啊,對於脾氣不好的,就想要,嘿嘿嘿……」

還嘿嘿嘿咧,這個人,臉皮到底有多厚啊!

「叔叔,對於我這個脾氣不好的人,你想要怎樣啊?」

「好一個有膽的小鬼!我也才二十二而已,敢叫我叔叔,不想活啦!」

不知為何,我就是可以聯想這位叔叔在另一頭齜牙裂嘴的凶狠模樣……

才二十二歲?那也才大我個二、三歲,裝什麼成熟。獨自在心裡忿恨不平的怨恨著。

「我才二十耶,叔叔,我還想活很久。」

「小鬼!妳才二十唷,難怪一副乳臭未乾的傻樣。」

我楞在電腦前,這人說話還真是不給人留點餘地的啊…不對!他又沒看過我,哪知道我的樣子,什麼乳臭未乾,去他的。

「叔叔!你又沒見過我,怎麼知道我長什麼樣子唷?少來了啦!」

「我就是知道啊,因為我有天、眼、通!」

「………」

好個天眼通,只是你既不是周星馳星爺,我也不是周潤發賭神,講什麼天眼通。

彼此砲轟了很久,我跟這個有著非常大男人主義的怪人漸漸熟稔。

他說他叫長毛,我問他為什麼不叫短毛。長毛先是無言,罵了我聲笨蛋,說他留有一頭長髮,才叫長毛。

耶?長髮?不會長度及腰吧,那不是很娘嗎?我很傻的把疑問跟長毛說,他只又回了我笨蛋這兩個字。

我告訴長毛我的本名。我並不在意,長毛倒是訝異的要死,他說沒見過一個女生,會把真名告訴別人。

我說這樣比較好,ID只是我一個代表,就算我的本名也只是一個代表,但那是指真正的我……

舞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