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一堆人喜歡找我麻煩,我又沒惹她們。我對著被強暴者抱怨。

「沒辦法咩,誰叫你長的漂亮,而我就是輸你這點,哼!漂亮就算了,還故意裝做冰山美人的形象,真是氣死我。」心渝一張可愛的臉裝做齜牙裂嘴的跟我解釋。

「什麼時候有這些傳聞的,我怎麼不知道。」眨眨眼睛,我一臉無辜、傻傻的問。

「唉唷,妳的小周比任何事情都還要重要,哪會知道這些。」傻傻問完,也要傻傻裝做知道,我點點頭。

「那妳那天大呼小叫的尋找我做什麼?」看著心渝,我想起那天她好像要對我說什麼。

「啊?對了,妳不提,我倒還忘記了咧。」瞪了她一眼,那麼健忘。

「就是啊……要不要去聯誼?」

「不要!」沒有絲毫考慮,我直接給心渝這兩個字。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欸欸,小姐,問我為什麼不要連帶搖我,我快昏了。輕輕推開心渝,我沒體力陪她玩瘋狂搖搖樂。

「去聯誼是妳的本業,看帥哥是妳的興趣,妳去就好了。」我一來既沒興趣聯誼,二沒興趣欣賞帥哥,所以聯誼,還是免了吧。

「哪有人這樣的啦!」她哀怨的瞪著我,我則回她一個聳肩。

「很多人希望妳來耶,來嘛……」納悶的看著心渝,對於她這種對男生很有用對我卻免疫的嬌嗲嗓音,我是完全不為所動。

「不要就是不要咧,打死我都不會去的!」

不理會背後兩道危險的瞪視,我起身走到窗邊。夏天陽光依舊熾熱,瞇著眼,抬頭望藍天,每天都過著一樣的日子,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悶熱天氣,日正當頭,坐在校園角落吹著微風邊吃著御飯團成為我唯一能做的事情。在這悶熱天氣裡,凝聚煩躁的脾氣,旁人一句「煩」言,都可以讓我火上加火。但偏偏就是有個不識相的傢伙。

「靜萱……」

耶,一陣雞皮疙瘩卯起來跳舞,神經質的摸摸手臂。心渝從背後對我撲了上來,嚇了我一大跳。或許別人會認為軟玉溫香抱個滿懷,我卻只覺得被火爐圍繞。

「小姐,我很熱,請離開我的背。」

「唉呀,給我黏一下會怎樣唷。」

這女人,是刻意遺忘我怕熱嗎?無力的皺著眉,把心渝從我背上拉下來。看見已滿頭大汗的我,她才裝做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樣。低頭繼續吃著便當,把旁邊的黏人精丟在一旁。沒有發覺,心渝若有所思的盯著我看。

「欸,你有沒有玩網路的聊天室啊?」心渝看著正在埋頭苦吃的我,突然跳出一句「煩」言。

「啥!?」

問我有沒有玩,這個問題真的還真是……問錯人了!我八竿子都打不著網際網路那種東西,怎會問我有沒有玩呢!?當場就賞了一個爆栗給她,也馬上贏得她惱怒的吼叫。

「江靜萱,妳竟然打我頭!」

「賞妳的,算對妳不錯了,呵呵。」

不知心渝的邪惡勢力在努力地醞釀,我慢慢晃著去處理御飯團的屍首殘骸……然而報應總是來的很快,有時不是未報,只是時候未到,而屬於我的報應總是來的很快。

拜心渝那女人所賜,讓我體驗了她唯一的強項────纏人。整個下午,她使出了無人能敵的ㄋㄞ功,誘使我跟她一起去玩網路的聊天室。

網際網路我不是沒碰過,但頂多也只是晃晃網頁啊、收幾封心渝寄給我的白痴郵件,偶爾發出白痴的笑聲娛樂自己。除此之外,我似乎沒花費時間去了解究竟網路還有什麼奇妙特殊的地方。

當我老實招出我與網路絕緣的因素後,她竟不給我面子的放聲狂笑,甚至有到了那種快要掛點的感覺。

「妳是頻臨絕種的動物喔,上網怎會只有收信而已啊,天啊,哈哈哈哈哈!」

雖然很不甘心,但是事實就是如此,只有把心酸淚水往肚子裡面吞……終於等到心渝笑聲暫歇,而我的臉色也不是很好看……她偷偷瞄了我一眼,我似乎看見她害怕似的吞了一口口水。我是有氣到臉色發青,面目猙獰了嗎?心裡很不舒服的這樣想著。

「唉唷,好啦,我笑太久了。」這女人,在小小安慰我的時候還是不忘再繼續偷笑。

「如果妳嘴角沒再繼續上揚,我想我會好一點。」她嘿嘿個兩聲,又繼續對我使出她的無敵ㄋㄞ功。

「一起來玩嘛,反正又不會怎樣,對不對!?試試看啦,又不會咬掉妳一塊肉。」

「是嗎?」斜斜瞄了她一眼。

「是啊!玩聊天室,跟不認識的人聊聊,體驗不一樣的感覺啊,很好玩的。」

「不管啦!上次聯誼不跟我去,這次妳一定要跟我去玩一次!」

看著心渝忿恨不平,努力裝做在生氣的臉,如果我現在噗嗤一聲的笑出來,應該會被砍死吧……

好吧,就看在她努力的誘哄,而我也很好奇所謂的聊天室是什麼樣的一個東西,就答應了任由她處置了。

然而就是因為相信了她這損友,才會被心渝那看似純真實際閃爍邪惡算計的眼神騙去……

舞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